青囊尸衣

作者:鲁班尺

  老农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的眼神死死的盯着离那只自己不足一步之遥的凶猛野兽,知道自己刚才就差点去阎王殿报道了。
  大山倒提着那条母猪后退,单手一扯,二百斤的东西在他手里显得那么的没分量。
  老农回过神来看着查文斌指着大山说道:“他是干什么的?”
  查文斌笑笑道:“一个粗人,力气大了点罢了。”“俺的个亲娘哎,也太厉害了,晚上可以给你们弄顿野猪肚吃了,那是个好东西。”
  被狗咬伤的那只小猪被一同带下了山,这样的伤势在野外,它是活不过三天的。老农打算替它治好伤豢养在自己家中,这东西,养得好的,跟家猪没啥区别。
  临下山前,查文斌还是回头看了一眼,只是这会儿天色真的黑了,他模糊到只能看见一团略高的凸起。
  下了山,大山帮着那老农一起收拾,足足弄了一个多钟头。这野猪最好的地方就是肚儿,这东西对治疗老胃病有着神奇的效果,得清炖,就是味道有点苦,这野猪肚儿好不好得看肚子里头有几个“钉”。所谓的“钉”就是一种类似于老茧的东西,是长在肚子里头的,“钉”越多,代表这个肚子越补。这是我们当地的一个偏方,我父亲的老胃病便是吃这个吃好的,如今一只野猪肚儿得卖上3000块钱,已经不是寻常百姓能吃得起的了。
  打开肚子的一瞬间,老农惊呆了,过了半饷他才叫道:“弄到宝了,弄到个宝啊!”查文斌自然是不懂这里头的门道的,因为这只肚里有足足九个钉,而且都有铜钱般大小。
  查文斌低头看了一眼道:“就是老茧吧。”因为野猪是食性很杂的动物,经常会吞咽一些坚硬到不能消化的东西,久而久之,它的胃上面就会摩擦生成一层角质物。
  老农仔细清理着里面的污秽,他有些兴奋的说道:“这可是宝贝嘞,这么多的钉还是头一次见,一个钉就能卖200块钱,这个肚儿少说值2000块。”
  查文斌笑道:“那您就留着明儿拿去卖。”
  老农咧着嘴笑道:“这可不好使,你们这些年轻后生得多吃这个,对你们有好处。”
  肚子里翻出来的都是一些没被消化的东西,老农就在河边收拾的,逃出来的东西就往河里丢,他手在那肚子里摸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觉得好奇就放在河水里冲了冲,原来是一个鸡蛋大小的圆球,拿在手里还挺沉的。
  “我说咋这么多钉呢,蠢猪一条,真是什么东西都敢吃。”老农顺手把那圆球往岸上一丢,恰好就丢在了查文斌的脚边上。
  查文斌是显得无事,就用脚尖磕了一下,这一波弄不要紧,下一秒他的身子就蹲了下去。
  这个球形物体上有着不少斑斑点点和划痕,查文斌拿起来放在河里又仔细冲洗了一遍,用衣袖轻轻擦去上面的脏物和水渍这才完全把那东西给露了出来。
  此时东方太白金星已经升起,查文斌摸着手中的那个球放在自己的眼前不停朝着那颗星星转动着方位,忽然有一下,他感觉到眼前有一阵白光闪过,只是一个呼吸造成的颤动就让这阵白光消失不见了。
  查文斌盯着手中的那个玻璃球端详了好一阵,说道:“大山,去弄几个小棍儿做个三角架子来。”
  大山随手找了几个小树杈用绳子一扎就完成了,查文斌把架子放在院子门口,架子上是那枚圆形的球,查文斌一会儿抬头看着天,一会儿又不停的去翻动着那个球,一直到老农在里头让他们去吃饭才作罢。
  晚饭很丰盛,农家味十足,大块的野猪肉都是清水炖的,几个小菜配上老农自家酿的米酒,三个人吃的倒也爽快。大山酒量好,陪着老农一块儿喝,查文斌夹了几口小菜吃了个馒头就没有继续动了,这些年他吃的一直都很少,坚持以素为主。
  酒过三巡,老农已经面红耳赤了,话也开始多了,老农年轻的时候当过几年兵,退伍后做了护林员,在这儿一呆就是一辈子。
  “老了,走不了了,也舍不得走,哪天我觉得自己快不行了了,就自己给自己掏个坟钻进去。现在不都搞什么火化么,那个烧的人就只剩下渣渣了,我不去,我也不让别人去。”老农挥舞着手中的大碗使劲喝了一口道:“我还要下去陪我那个老婆子呢,烧的黑漆漆的,她还咋认识我……”
  你干一碗,我来两碗,两个人乒乒乓乓的干掉了足足一壶米酒,到了天完全大黑的时候,老农已经不省人事了,趴在桌子上呼噜连天。
上一篇:第四百三十六章:狩猎 下一篇:第四百三十八章:守陵人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苗疆蛊事2捉蛊记

更多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