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

作者:鲁班尺

  n6bqrw^~)v){0hxh b)^}lhio^m
  古往开来,阵法的演变变幻无穷,但终究逃不过一个奇门遁甲。八门阵法便是源自这奇门之术,宗起根本都逃不过阴阳互通之理。设死门者,入局若不为后路,便也永世捆在这局中,但这局又设的很是巧妙:借用了夜里的阴盛阳衰之理,只困黑夜,不困白日。
  这么设局为的也便是困住亡魂,因为白天有光,冤魂们是不会出来的,只有到了夜里才是他们活动的时间,这就避免了误伤那些白天进山的人。
  若非如此,这林子里头早该是累累白骨了,这座山进的人虽少,但在近代却也有人曾平安出入,不然那黄花梨的椅子又怎能到了村中?
  爬过这石头,上面有一方水潭,上游便是一道悬以石壁的上的小瀑布,落差不过二十米,苔藓藤蔓交织而上。因为是夜里,水潭深度不得知,反倒是那水底隐隐有绿光在泛。
  似乎路到了这儿就断了,眼前这道石壁瀑布完全阻拦了继续前进的道路。若是白天,还能再寻一下,可这夜里,查文斌也不愿再冒这个危险。
  这山上的泉水本是甘甜无比的,可这个地方就连空气里头都透着一股腥味,那种腥气有点儿像刚从水里捞出的苔藓,很淡,但却又无处不在。
  因为是夏季,水流并不大,稀稀落落的沉在这水潭之中倒也安静。查文斌席着水潭边缘而坐,这种时候他不需要做什么,只需要一个等字便是了。
  幽幽的古筝声响起,那琴声远近高忽,或悠然,或激昂,教人听的倒有几分入迷。查文斌合着那弹奏的节拍将手中的七星剑不住的敲打着,若是瞧了以为他在听音乐,却不知他的右手一直牢牢抓着剑柄,随时便可出鞘。如此风雅之事会出现在荒山野岭,而且还是这个时辰,开什么玩笑?
  琴声落地,查文斌起身鼓掌道:“好曲子。”
  “多少年了,你倒是第一个能完整听完的人。”一个幽幽的声音响起,查文斌转头一看,在那瀑布的下方,以为身穿紫金道袍的男子正笑看着自己。
  “你既有此雅兴,我便乐得做个听客,曲子也听完了,该好好说道说道了吧。”
  “都是修道之人,道友大可不必动怒。”那人起身,对查文斌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请随我来。”
  他讲查文斌带到那水潭边缘又说道:“查先生,你可看见这水中有什么?”
  这水潭他先前便看过了,太黑了什么也看不见,于是便答道:“有话请讲明。”
  那道人也不恼,接着又对查文斌说道:“查先生,你在抬头看看天上有什么?”
  查文斌抬头一看,天上有一轮明月正当空,随即他立刻明白了,再低头一看,果然这水中丝毫不见月亮的倒影。
  “太虚幻境!”查文斌失声大惊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那白道人呵呵一笑,指着那水中说道:“莫要急,你且再看!”
  查文斌低头一看,那水潭中正倒影着天上明月,随着水纹的波动而肆意变换着。
  “我此番肯现身,只是因为查先生确为天道奇材,若是流连人间,最终也不过是乡间小道一名。死后坠入六九天劫,永世不得翻身。你这辈子泄露了太多天机,上天已经不会再给你投胎做人的机会了,倒不如和我一起到这山林野地研修道法落个清静自然。”
  查文斌哈哈大笑道:“你是想劝我留在这里陪一个死人讲道吗?此处夜晚八门全死,但凡有亡魂进来尽数被你拿去魂魇,你以魇修道,即使有所成,也不过是个魔鬼罢了。”
  “何为魔?又何为道?你说来我听听。”
  查文斌正色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讲起。二就是不同,何为不同,就是阴阳。善恶,是一种对比,如同快慢,有快才知道慢,有魔才有道。你设局害人,便是魔,我要破局救人,便是道!”
  不料那道人却哈哈大笑道:“你四世为道,终究不过落得个天煞孤星的命。前三世,我都曾劝你与我同修,你却执意遵守天道轮回,到头来天道又给了你什么?我无力抗天道,便绕道而行,那些留下的人哪个不是心甘情愿献出魇,我为他们去除生前的魔障,使他们避免轮回之苦,怎的到头来,我成了魔,你反而是道?”
  “在一世便修一世,天怨我,与我修道无关。天命岁难违,但也不是非不可破。你在此处用这个法子以为就能破得了天命么?虽成魇可终究还是魔。”
上一篇:第三百三十章 :死八门 下一篇:第三百三十二章 :幻灭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苗疆蛊事2捉蛊记

更多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