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

作者:鲁班尺

  ()
  再转眼已经是三年后了,河图已经开始会跑来跑去了,见过的人都说这孩子长得灵气,可就是有一点,三岁了,他还没有张嘴说过话。【 /文字首发:书河//高兴的时候,这孩子会咧着嘴笑,不乐意的时候就只会闷着头,从来不哭。
  家里也带着孩子去瞧过很多地方,医生都说这孩子是好的,没什么毛病。那些年,坤卜已经开始注意减少给人瞧什么了,他认为这一切都是上天给他的惩罚。
  河图四岁那一年,坤卜唯一的儿子得了白血病,这种病在那个年代几乎就意味着是死亡。在与病魔苦苦斗争了一年之后,儿子也撒手人寰了,剩下爷孙俩相依为命。
  这些年的这些事,已经让这个不幸了很多年的家债台高筑,不得已,卖了屋子,也卖了田地,但凡是家里值点钱的东西全都给卖了。
  在搬离刚刚建起没几年的大瓦房之前一个夜晚,童坤卜在祖师夜的画像前断了那柄桃木剑,也就是第二天,河图第一次开口说话,喊了他一声清脆的“爷爷”。稚嫩的声音,让坤卜抱着孙儿痛苦,带着他给逝去的亲人们上完香后,爷孙俩搬到了现在的地方。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童坤卜开始一病不起,他始终是一位脆弱的老人,已经经受不起接二连三的打击。
  过往的那几年,都是狗爷抽空给送点吃的,他俩既是童年的玩伴,又都是苦命人,再者狗爷始终觉得欠坤卜一份情。
  听狗爷说完这些往事,查文斌不禁联想到了自己,似乎两人之间有着一样的命运,难道这就是一个向天问道的道士的宿命吗?
  有天机,就会有人去破解它。有的人用破解的天机来赚钱,有的人却用来救人。如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被安排好的命理,从出生的时候便是注定了的,那人岂不都是成了老天的玩偶?
  查文斌坚信一点,道士不是只简单的整天面对经书,感悟自我便会成道的。如果道是一个用来渡自己的,而不是用来渡世人,那么他宁可自己不做这道士也罢。
  查文斌默默的为晚上的事情准备一些东西,这些程序他不陌生,很熟悉。狗爷见状,也拿了点纸放在腿上叠起了元宝,查文斌见到他老眼里头都是闪着的泪珠,问道:“这叠元宝也是坤卜大爷教您的吧?”
  狗爷没有回答,只是含着泪说道:“是我把爹妈给活活气死的,我总想给他们一些好的,现在也想给他一点好的。”
  这顿年夜饭,索然无味。
  狗爷的意思原本是吃过饭便过去,可是查文斌却建议到点了再走,人在弥留之际,要想的要回味的东西太多,去了人反而会打扰到,就让他静静的走吧。
  十二点差五分,查文斌和狗爷已经守在了那小破屋的院子外,不远处村庄里的烟花开始迎着风雪灿烂的射向天空,霎时把这个安静的村庄一下就给拉进了浓浓的节日里。
  河图的哭声很小,小到被这些爆竹烟花声完全掩盖了,查文斌推门而入,床头的那个白发老人已经闭上了眼,安静而慈祥,或许到这一刻,这位道士才真正放下了心头的结。
  为人超度了一辈子的老道士,今天将会被一个晚辈超度,道家一代传着一代,香火却似乎烧的越来越弱,肯这般凭着良心做事的人已经太少太少了。
  过去按照规矩,大年三十过世的人得秘而不发,用一床被子捂着,一直捂到过了正月初三才开始白丧的事宜。这是因为,春节是一个喜庆的节日,没有人会希望在新年的第一天就得去参加葬礼,那样显得太晦气。
  可是童家在这个村子里是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似乎他的死去对于大家来说都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消息,自从他病倒开始,除了狗爷这个老光棍会来之外,查文斌是这个家五年来的第一个客人。
  三枚报信爆竹依次升空,可怜那点响声瞬间被淹没在漫天飞舞的烟花中,谁都不会注意到曾经帮他们算过命看过风水的童家老人已经在这个冰冷的夜晚离开了人世。
  狗爷帮着查文斌把那扇摇摇欲坠的门板给拆了下来,想找两条板凳给搭一个台子却发现这个家真的是一无所有。
  为了让他走的体面一点,两人又把那家里唯一的家具:床给拆掉了,为的是能弄些架子。在入棺之前,一般都是放在门板上,等棺材来了,也得停两天。这是因为不入棺材之前给亲人的感觉都是他只是睡过去了,一般人们认为只有入了棺材的才算是真正的过世。
上一篇:第二百七十七章 :道士命 下一篇:第二百七十九章 :收徒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苗疆蛊事2捉蛊记

更多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