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

作者:鲁班尺

  ()
  查文斌手中拿着一根柴火模样的木棍,不知道的人肯定以为是从哪儿弄来的一根破木片,可超子一眼便瞧出那木棍的材质岂非凡物,那是上等的金丝楠木!
  这家伙,竟然从那棺材板上扣了这么一块下来,这下那块木头算是不完整了。//百度搜索   看最新章节//【ka" /文字首发书河//要知道,那时候的金丝楠木已经可以当做黄金卖了,更加别说那么蕴含着历史和文化的东西,单单是那面漆画,要是弄到古玩市场上就是一个天价!
  可在查文斌的眼中,这不过是他需要的一件道具罢了。
  人这一生,活着的时候,与床相伴的时间是最长的。所以,家里可以什么都不置办,唯独别少了一张好床。人死之后,埋到那地下就是与黑暗和泥土为伴,也许是几个世纪都需要睡在那口棺材里,所以这玩意,才是陪伴人最长久的物件。
  任何一件东西,跟人呆久了,都会沾上气味。比如衣服,比如床单,只需要嗅一嗅便知道这件衣服上的气味是属于哪个人的。这是活人,可死人也是一样。
  活人有活人的气息,死人自然也有死人的味道。这棺材板板上,自然少不了那几千年来日夜相伴留下的气息。查文斌自然没有那么高超的嗅觉,他也不需要那个嗅觉,他自然有道士的法子来应对。
  古时候要害一个人,只需要拿到他平时所用之物,即使相隔千里,也便可以让那人恶疾连连,最终一命呜呼,这种才是真正的杀人于无形。
  邪术,也是出自那奥妙的自然法则,与道家无比正义的道术其原理大半也是相同的。古老羌族的巫术经过数千年的演变,被不同人吸收其蕴含着天地变化之道,也造就了各类在常人眼中不可思议的法门。
  只是,有的时候,邪术也是能拿来做点正道事情的。
  查文斌拿着那那个木棍,在超子那一副暴殄天物的眼神中,果断伸进了熊熊燃烧的大火之中。
  不需要祭台,也不需要香纸,人总是会记得家的方向,哪怕是死后千年留下的那一丝气息,依旧不会忘记。家,是所有人最终的归属,帝王也不会例外!
  “最好都别出声。”查文斌如是说道,接着待那木棍完全烧起之时,他猛的一口气吹灭了那前段的火苗,霎时,滚滚的浓烟就从那木棍的前段冒了出来。
  大家都盯着这个传说中本事很强的道士,却见他举着那木棍盘坐在悬崖边,眼睛看着远方。这悬崖边,历来便是风大的地方,山风一阵接着一阵,吹那地上的火苗肆意的舞动,也吹着那烟一团揉作一团在空中慢慢散去。
  沉下心思,查文斌不再去瞧那悬崖,也不再去瞧那木棍,待他左边的眉毛轻轻往上一挑之时,口中念道:“混元一气踵息渊渊,魂魄一聚归去茫茫;乾坤一抖倒转常常,真人一枚送汝趟趟!”
  随即,右手持一纸符,扬天一洒,未见明火就已自燃,慢慢飘向那无尽的深渊山谷之中。
  接着,山风就如同收紧了口袋一般,瞬间停了下来,就连一向林子最多的鸟叫声都不知道为何同时作罢,一股无边的怨咒之气在天地间慢慢的向下压了下来。
  怪异的事情也开始发生了,原本还有一小时才会下山的太阳似乎提早落山了,四周的天象开始变得有些黑暗,其实是不知道从哪儿飘来了一些厚重的云彩遮住了那原本已经是夕阳的光芒。
  那个世界永远是跟白天无缘的,黑夜才是它们的最爱。
  由金丝楠木燃烧出的烟,带着一股极为特殊的味道,不是香,也不是臭,是古朴,是那种岁月穿梭留下来告诉世人的传说。
  查文斌睁开眼,仍由那些烟雾在自己跟前徘徊,它们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只是在那越发堆积的更多,不飘也不散了。
  远古的巫术从查文斌的口中缓缓念起,那不知名的文字和教人听不懂的节奏,使得那烟雾格外的兴奋,不停的在他跟前肆意的翻滚着。
  家才是你该去的地方,虽然,这个家是你的坟墓!
  豁然,这烟雾像是找到了方向,猛的向下一沉,竟然向那谷底飘去。没有一点风,这是一个超乎自然常理的现象,烟雾竟然向下走了。看着人,纷纷啧啧称奇,这查道士果真不同一般人。
  有个杀猪匠,是亲临过将军庙的,一脸崇拜的说道:“就是他养的那条黑狗,都是哮天犬转世,他本就是个神仙。”
上一篇:第二百六十章 :糟蹋文物 下一篇:第二百六十二章 :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苗疆蛊事2捉蛊记

更多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