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

作者:鲁班尺

  欢迎大家来到官术网:
  过去开门一看,是谁呢?原来是考古队的老王,一手提着卤菜,一手提着酒瓶在门口笑呵呵的,这老王刚从外地一个坑子里回来,提着酒肉就直奔过来了,二话也没多说,三人就着卤菜喝起了小酒,老王席间听何老讲述王庄的事,到那些个鬼怪处,把眼珠子都瞪的老大。他对查文斌是更加佩服啊,连连上去敬酒,这气氛已经从刚才缓和下来不少。
  说起查文斌要出去算命,老王也站出来反对,这神仙出去算命,太折煞本事了,说什么也不同意查文斌去受这份委屈,两人合计了下,出了个主意:省考古队,缺少一个技术顾问,说白了,就是少一个风水先生,按照老王的说法,近年来因为文物热,国内不少大墓遗迹都被盗窃一空,这群土地鼠不仅嗅觉灵敏,还懂点风水,经常让老王他们这些下去考古的队伍遇到个十墓九空;还有一个就是考古的时候,不免会遇到些古怪事儿,上次将军庙那一次就差点丢了性命,就想让查文斌去考古队挂个顾问,一来呢,大家在一起有个帮衬,查文斌能寻个正经活计;二来何老的意思是,很多古代丢失的东西,也只能在那些老祖宗的坑里去找找看,说不定能寻觅些线索出来出来
  查文斌又怕自己不会给他们二人舔麻烦,毕竟自己既没文化,也不懂考古,但这活计到是个好活,犹豫了半天,何老说自己明天陪着亲自去考古队一趟,一准没问题,查文斌也是点头答应了下来。三人见事情差不多定下,这才索性放开肚皮喝起来,酒逢知己千杯少啊,老王带的那两瓶红高粱不一会儿就下了底,又在何老那开了一瓶,折腾了到了半夜,三人才昏昏睡去
  一片漆黑的夜里,查文斌突然听见有人在叫他:“爹爹、爹爹。。。”,查文斌仔细一听,“爹爹、爹爹、我好害怕,快来救救我,爹爹。。。”定睛一看,不远处有一座大殿模样的建筑,下面有一个小水塘,月光倒映在水塘中央,不时传来一圈圈水晕,把那月光打散了又聚起,聚起了又打撒。似乎打破那月光的正是一只小手,还在水中不停的摇晃着。
  查文斌赶紧追了过去,这池塘看上去不远,却匆匆跑了他半个多时辰,不管他怎么跑,发现那个池塘还是有那么远,似乎永远也跑不到塘边,只有那呼喊声忽远忽近,但却清晰可闻,查文斌扯着喉咙大喊:“丫头,丫头,不要怕,爹爹来了!”喊完,又接着朝池塘边跑去,又过了半个时辰,还是没有到塘边,已经累的查文斌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就扶着自己双腿想稍作歇息,转头一看,发现旁边有一块白色的石碑,破了一个角;这块石碑?不是刚才自己睁开眼睛就看见的那块碑吗?怎么还在这儿?难道自己跑了一个时辰就是在原地踏步?
  查文斌接着月光,慢慢向那块石碑走去,石碑上的字迹已经模糊不清,只有最下面一个“渊字还可以分辨出来,上面的几个字迹已经被苔藓所覆盖,查文斌慢慢的剥去上面的苔藓,一个个的字迹显露出来:烊铜渊!!!
  我的女儿怎么会在这?她为什么会在这,看着就在不远处的池塘,查文斌疯了一般的奔跑,又过了一个时辰,当他再次停下的时候,发现那块石碑还在,青苔被剥落的痕迹依然如新,这是怎么一回事?我的女儿怎么会在烊铜渊!烊铜渊就是第十八层地狱啊!就是那个受尽无尽业火的无间地狱!这分明是书籍中记载的地方,为何查女会在此受罪!查文斌来不及想,甚至来不及再看一眼那块石碑,继续奔跑着,只朝着那个方向无尽的奔跑着
  “爹爹、爹爹。。。”那个熟悉的声音依旧回荡在耳边,查文斌再也跑不动了,一头栽倒在石碑前,当眼皮闭上的一瞬间,他分明看见了一只巨兽饕餮从池塘边跳了进去,直扑水中挥动的小手而去。。。
  饕餮注:山海经北次三经》:“钩吾之山……有兽焉,其状羊身人面,其目在腋下,虎齿人爪,其音如婴儿,名曰狍,是食人。”郭璞注:“为物贪,食人未尽,还害其身,像在夏鼎,《左传所谓》饕餮是也。”
  不远处饕餮手里抓着一个小女孩,从池塘里一跃而起,回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查文斌,甩了甩那副让人作呕的丑陋面孔,似乎还邪邪的一笑,朝着那座大殿走去
  “不!!!”一声嘶吼,把外边的何老和老王着实吓了一跳,查文斌平日里都是五点醒来,为何今天都七点了,还不见醒,何老还以为是昨晚酒喝多了,正在跟老王吃清粥,准备一会儿再叫,这声吼,把他两人的嘴皮都给烫破了,急忙冲进来,看见躺着的查文斌双手在空中乱抓,眉头紧锁,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上一篇:第二十八章 :赵所长拜师 下一篇:第三十章 :加入队伍游青城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苗疆蛊事2捉蛊记

更多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