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贺岁篇

盗墓笔记 贺岁篇 目的

  三叔矢口否认,赌誓这次回来尽折腾螺蛳了,啥也没干。

  二叔颇怀疑,三叔就怒道,老子需要说谎吗?你兄弟我就是做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二叔点头,我一想也有道理,以三叔的脾性,而且还在长沙,他根本不需要瞒着谁。

  “我还以为你和曹二刀子进去的时候,偷偷从那棺材里拿了什么东西出来,所以这些螺蛳老早我们麻烦。不然你这么早就回来干嘛。”

  “你脑袋上血飙出来,你不去医院?任他流?”三叔没好气道。

  “如果不是你的原因,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咱们院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吸引它?”二叔自言自语。

  琢磨着雨就停了,三叔说别琢磨了,老大在那里一个人也应付不了,先去帮忙吧。

  二叔还是想着,不过也站了起来,我们回到祠堂,见一片闹闹腾腾,二叔三叔就去帮忙,我就不想摊这些恶心事了,径直一个人回家。

  院子里已经打扫干净了,开了下水道,看里面没多少泥螺就把水都泻了,附在表公身上的螺蛳给扫在一边的水缸里,上面压着石头,据说有半缸之多。要等雨停了再处理,我看着水缸就感觉很不舒服,总觉得看上去好比一直大个的螺蛳一样,不由远远的绕开。

  回到自己房里,百无聊赖,琢磨事情也琢磨不出来,而且总觉得不舒服,这水缸好像就是颗炸弹一样,心神不宁,非常难受。而且大冬天的,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就有点冷,索性出去走走。

  一路在村里闲逛,一边走一边想,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溪边。

  大雨之后,溪流奔腾,水位高了很多,我远远踩在溪边上碎石上,看着在上游被冲下来卡在岸边的杂物,全是树枝和枯叶。水很浑浊,我捡着边上的石头往水里扔,一边想二叔的问题。

  其实他说的时候,我心里有一个答案,但是我没说出来,我想到的是,开棺的时候,是表公加上另外两个老人再加上我和我老爹五个人,这“它”的目的,有可能是我。什么原因自然是不得之,能够想到的,也许是因为我们5个人开了她的棺材,绕了她的宁静。

  说起来我也算是她的子孙,虽然没有血缘,而且过程诡秘,但是总归入了籍还埋在主坟之内,为何她还如此咄咄逼人了,她当年临死到底是经历了什么事情,让她如此的怨毒?又或者二叔错了,如三叔说的,也许那棺材葬的不是那女人,而是哪些螺蛳?

  琢磨这些问题让我感觉好笑,但是表公的死状让人胆寒,这事情牵扯到生死了,就不是开玩笑的,我提醒自己,要是可能,还是早点回去好,杭州离这里这么远,它真要跟来,也恐怕也得十几年之后。不过现在溜掉好像不太仗义,也不甘心。

  这地上都是湿的,雨我估计也不会就此停掉,断断续续的总还有一两天,那晚上就真的不用睡了,得端着家伙时刻准备着。想着我忽然有了个注意,要不去借只狗过来?

  爷爷临去世前有一只老狗,那只狗给爷爷调教的成了精,现在二叔养在杭州,没带来,否则还能看个家护个院什么的。想着又没用,螺蛳爬的这么慢,几乎没有一点声息,狗可能也发现不了。

  想到这点,我忽然意识到有点奇怪,嗯,刚才的说法里,好像有什么不太舒服。

  我想了一下,知道刚才觉得不舒服的是什么方面了,对啊,螺蛳爬的很慢啊。

  从我住的地方到最近的溪边是多少距离,以螺蛳的速度,半个晚上能爬的过来嘛?想着我越想越不对,站起来就开始步测,发现溪边到我住的地方有800多米的距离。算了一下螺蛳的速度,我知道蜗牛马力全开能达到8米左右一小时,螺蛳爬的比蜗牛还慢。估计爬一米最少需要需要10分钟,他娘的800多米需要8000 分钟,133多个小时才能爬到,也就是它如果想在今天早上出现在我家院子里,那它五天前就应该上岸了,他娘的可五天前还没这些破事呢。

  我靠,怎么回事,难道这些螺蛳吃了兴奋剂了吗?

  我立即把我的想法打电话和二叔讲了,可二叔听了一点也没什么兴奋,只是嗯了一声,只道:“我知道了。”便匆匆挂了,似乎是那边有什么棘手的事情。

下一篇:盗墓笔记 贺岁篇 设局 上一篇:盗墓笔记 贺岁篇 死亡

(唯历史 www.weilishi.org)

推荐小说活人禁地阴间那些事儿


无心法师 悟空传 如懿传 明兰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