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8 第六十章

  虽然尸体已经完全泡烂了,我们还是认出了那文身是麒麟的文身。但是稍微一辨认,就能知道这不可能是小哥。因为文身虽然非常相似,但是粗糙了很多,皮肤也更加黝黑,最主要的,这人的头发中有很多白发。

  我们把尸体重新放进水里,因为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在他入水的那一刹那,我才意识到这具尸体,竟然是盘马老爹。

  他应该是跟着闷油瓶的队伍进入这里的。我心说,不知道为什么死在了这儿。

  我最后一次见到盘马老爹的时候,他的状况似乎是被刺激了,疯了一样。我也不知道他是真的疯了,还是装疯。之后他一直就没有出现过,我对他的亊情也没有了兴趣。他这样的人——之前为了几袋粮食,可以杀死那么多人,又和那鬼影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肯定是一个小利益导向的人。不管他是以什么目的跟踪闷油瓶的队伍,我都没有兴趣猜测了。

  尸体慢慢地又沉了下去。整个尸体已经泡肿了,显得无比可怕。盘马老爹是一个很苍老的人,如今水把他的尸体泡得一点皱纹都看不到了。如果不是闷油瓶就在外面,我真的会以为,这就是闷油瓶的尸体。

  盘马这辈子就是一个悲剧。不过,他也算是罪有应得。每一个人都必须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盘马现在才有这样的结果,其实已经挺合算了。

  我们翻了过去,走上台阶,走进那帷幔之中。翻开帷幔之前经历了那么多,我已经混不吝,不再有任何的迟疑和好奇。

  那帷幔之中是一个玉石做的大床。大床上什么都没有,空空如也。

  胖子问道:”怎么没东西?这么大阵仗,最大的墓室里,竟然什么都没有?”

  我问胖子:”你进过的古墓多,你觉得这是一张棺床吗?”

  “从高度来说,很有可能是。”胖子道。

  我就道:”你看这棺床上,有很深的被长时间压过的痕迹。显然,应该是有一具非常沉重的棺材曾经压在这张玉床上。但是.这具棺材现在不见了。”我摸着棺床上的痕迹——这一定不是木头棺材划出的痕迹,不管是多么沉重的木头,也不可能划出这样的效果。因为这种玉石特别坚硬,能造成这样的效果,要么是一具金属棺材,要么就就是在木头棺材的外沿,有着大量的金属配件。

  我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儿,因为我们在上头看到的棺材几乎都是全木的。而且,里面的尸体基本都已经成骨了。完全的金属棺,如果有矿石的话在这里也可以浇铸。但是这个房间里,我没有看到长年使用冶炼炉具的痕迹。在古代,要是真想冶炼出金属器具,那需要的不是一般的大排场。同时,冶炼还需要大量煤炭。张家人既然为这里设计了种树那么有远见的计划,说明木材一定是他们首选的东西。这从之前我们在上面看到的木制棺材和古楼所用的木材完全一样就能推断出来。

  能在深山之中修建这样的古楼,过程已经很牛逼了,细节上差一些就差一些吧。

  ”不见了。棺材难道长脚了,自己会走吗?”胖子道,”这年头,张家古楼里的棺材也能成精了,这不是成了变形金棺了!我靠,以后倒斗可他妈费劲了!”

  ”我觉得这棺材是被搬走了。他们把这个地方腾了出来,应该是准备存放另外一具尸体的。”我道。我看着玉床上的痕迹——这些痕迹不是安放棺材的时候留下的,而是棺材被抬走的时候留下的。但这些痕迹产生的年份无法判断。

  我在棺床的四周看了看,果然发现我上来的台阶上,两边各有几个地方被打了孔。

  在古代给石头打孔是十分巧妙的技术,很多孔洞的打磨都相当精细。但是,这几个孔洞都不是垂直打进去的,能在里面摸到淸晰的螺旋的痕迹。孔洞打得非常深,这是古代技术不可能做到的。想想应该是现代钻孔机械打出来的——不知道是手动的还是使用汽油的。显然,这里装置过简易的吊装设备。我推测得果然没错。

  胖子点头:”我懂了。你是说,他们原来想运进来的那具尸体是打算放在这里,所以他们先把放置在这里的那具棺材挪走了,所谓的鸠占鹊巢就是如此。不过,为什么现在上面什么都没有呢?他们运进来的尸体呢?”

  那具尸体有没有被成功地运进来,其实谁也不知道。我有点后悔,当时没有找鬼影问得仔细一点。他们到底有没有成功地把尸体运进来?不过,我觉得应该是成功了。不然以组织的习惯,一次不行必然会有第二次。巴乃考古只有一次,而且从阿贵的叙述来看,离开的队伍似乎是非常正常,属于凯旋的范畴了。

”现在怎么办?”我看了看四周,发现这里竟然没有地方能走了。此外,我也知道,我们的四周基本上全是流沙,现在我们的位置就是在刚才走过的流沙层的中间。如果我计算得没错的话,当时我们走过的流沙层的位置,应该是在我们的头顶上。

  当时我就觉得奇怪,一个流沙层为什么会那么浅,双脚都能碰到底。现在想来,那完全是因为流沙之中包裹着一个墓室,脚碰到的就是墓室的顶部。如果不知道那条密道能通下来,想从其他地方挖掘下来,那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事情,那么细腻的沙子,肯定是经过特殊处理的,我们不可能在上面进行任何工程。

  我问胖子如何是好,这里竟然是一条死路。以现在掌握到的所有线索去推断,最有可能的情况竟然是——闷油瓶当时是从棺床里上来的,他从这里走了出去,通过密道到了古楼的第一层。

  但棺床四周没有出口,于是我和胖子开始分头在墓室里摸索,想尽快寻找到有利用价值的蛛丝马迹。要知道,这么多人从这里出来,不可能什么都没留下。相信一定会有什么线索是能帮助我们的。果然,胖子在一处墙根边,发现了一个烟头。

  ”没错。天真,他们就是从这里出来的。这是’玉溪’,我刚才在一个挂了的哥们儿身上看到过这种烟。”胖子道,”这哥们儿带着一条这种烟呢,肯定是个大烟枪。这烟一定是他抽的。”

  我到了胖子的边上,看了看这烟头四周,发现在这墓墙边上的缝隙里还塞着几个烟头。

  烟头的摆放位置很分散——这种情况要么是一个穷极无聊的人,一边抽烟一边往缝隙里塞,要么就是有好多人在这儿抽烟所形成的这个场景。

  我猜测这场景形成的原因基本上属于后者。但是很奇怪,为什么他们会全部聚集在这面墙下抽烟呢?这又不是老墙根的底下——大家一起抽烟唠嗑看日升日落,穷极无聊地混日子。这里可以抽烟的地方太多了。他们这么多人聚在这里抽烟,难道,洞口就在这面墙的后面?

  可是这也说不通啊!我心说,谁他妈规定从哪里进来,就必须在哪里抽烟的。而且按照胖子的说法,他们进来的过程特别紧张,很多人都已经中毒了,哪有进来之后抽烟的道理。

  我和胖子说:”我们来搞一下情景再现。如果你是一个已经中了毒的人,你千辛万苦进了这里,你会做什么?”

  胖子道:”我肯定胡喘,躺在能躺的地方。如果不是老大踹我的屁股,或者后面还有什么危险,老子一定躺到自己能缓过来为止。”

  ”你缓的时候会抽烟吗?”

  ”我靠,那你要看是什么时候了啊!要是老子一夜七次之后,那缓的时候不仅得抽烟,还得来几碗牛鞭汤补补啊。但是在这儿要是中了毒,气都喘不利索了还抽烟,那不是找死吗?”

  我点头,这和我想的一样胖子接着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给胖子说了一下我的想法。胖子道:”咳,我告诉你,纵观这里所有的地方,最佳的抽烟地点应该是那边的台阶。那里视野比较开阔,而且能坐着抽烟。而在这儿,要么是蹲在墙根,要么就只能是站着,多憋屈啊!所以这个位置肯定是有讲究的。我和你说,很像一种情况……像是……等女人上厕所!”

  ”什么上厕所?”我奇怪:胖子说道:”没谈过恋爱吧?我告诉你,女人特别麻烦,她们上个厕所的时间,够男人打三圈麻将了。所以,要是几个朋友一起逛街,女人们都去上厕所了,那么这些女人的男人肯定得立即找一个地方抽烟,一般就是待在厕所的墙根旁。你可以想象一个场景——夜风瑟瑟,几个男人抽着烟,缩着肩膀,互相苦笑,聊聊自己真正想聊的事情。等他们走后,那里的场景就和这儿的情况一模一样了。”

  我挠了挠头,无法理解道:”你的意思是说,那是因为霍老太和队伍里的姑娘们突然想去厕所了,所以男人们都要回避?”

  ”我看这里的烟头数量,好像又不太对。霍老太总不会上个厕所还要兼顾补补妆吧?”胖子道,”我觉得是和上厕所的性质差不多,但是做这事花费的时间要比上厕所长很多。不过就我判断,这件事不应该是受伤了要脱衣服抢救之类的。如果要抢救那肯定谁也顾不上了,也没有什么礼仪不礼仪的了,男人根本不需要回避。所以,我觉得最大的可能是——女人换衣服。”

  ”换衣服?为什么要突然换衣服,又不是什么晚宴,还有前场礼服和后场礼服之分?”

  胖子想了想,忽然就看向护棺河:”湿了,他们的衣服湿了!他们是从水里出来的!”

下一篇:盗墓笔记8 第六十一章 上一篇:盗墓笔记8 第五十九章

(唯历史 www.weilishi.org)

推荐小说活人禁地阴间那些事儿


无心法师 悟空传 如懿传 明兰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