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8

盗墓笔记8 第五十八章

  石室的大小和规模都非常普通,没有任何打磨或者浮雕。我明显发现我的手电光第一反应是寻找能够继续前行的通道,而胖子的手电光是在看里面的东西。

  四周都是木头箱子,不仔细看还以为是短棺材呢!在这些箱子的中间,还有一具棺材。这具棺材显得特别奇怪一一不是说样子,而是好像不应该放在这里。

  四周的箱子非常凌乱,感觉好像有人搬动了这些箱子,然后腾出了一个地方,把这具棺材放在了这里。问题是这具棺材甚至都没有摆放正,被斜斜地胡乱放着。

  胖子对箱子特别感兴趣,一直和我说就看一只箱子,但被我坚决制止。我们来到棺材的边上,看到那棺材旁边放着很多已经锈得一塌糊涂的奇怪工具,可是一看就知道是现代工具。

  ”有人来过这里,但不是小哥他们。好像是很早以前就来过。”胖子踢了几脚工具。我看着那些工具,就发现那些是用来做支架、吊起、滑动、上肩的小配件,似乎是运输这棺材用的。

  ”应该是七十年代末那支考古队的东西,这具棺材好像是他们从哪儿抬出来的。”

  胖子从地上捡起一个小零件来,吹了吹,道:”难道他们想把这具棺材运出去?”

  我把目光投向棺材。

  棺材是木头的,四个角上都包着铁皮,起到保护的作用。棺材没有被打开,几乎是原封不动地放在那儿。

  ”为什么?”我道,”这棺材不是很起眼,而且,他们没有运出去啊!”

  ”别说,考古队的心亊你别猜,猜了就苦逼了。”胖子道,”别管了,继续往前走,老天要让你知道的你一定会知道。如果我们能知道这棺材是从哪儿抬出来的,这个线索还能多一点。”

  ”等等!”我道。我忽然看到了棺材面有一个奇怪的现象,”你看这棺材的图案是不是在哪儿看见过?”

  ”哪儿看过?”胖子不解。

  我道:”我们在楼上,在张起灵的墓室里看到的棺材上,也是这样的图案。这会不会也是一代张起灵?”

  ”如果是在这里,那就是初代张起灵了。”胖子道,说完他看了看我,啧了一声,就抓住我的手道,”等一等,天真,我有几句话要提醒你。”

  ”什么?”

  ”这具棺材会不会是考古队想要从古墓里运出来的,而且可能是初代张起灵?如果是的话,你觉得,在这具棺材里面,会不会隐藏着什么关键的秘密?当然,这一切只是我的推测,不过,想想你以往的纠结,事情到了这一步,咱们出去了,就永远不会再进来了。我站在你的立场上,为你考虑,你要不要开这具棺材看一下?”

  ”是你自己想开吧?”我问他。

  胖子很严肃地摇头:”不,我现在只想平安地出去。我是想到你以往的那些日子,也许答案就在这棺材里。开一下就知道了,天真,三分钟就开了,既然你想知道,你是应该尝试的。”

  我看着他的表情,意识到他似乎不是在开玩笑。不过,他说的一切确实是对的,推测也很合理。

  ”你说得对。”我看了看头顶,似乎没有什么动静,就道,”妈的,干,开了看看。”

  没有工具的时候撬棺是件麻烦事儿。我们拿出铁刺,发现这木头棺材顶的严密程度已经到连缝隙都找不到的地步。最后还是胖子眼尖,往底下一看,说道:”放反了放反了!棺材被反着放着。丫他们真是不尊敬人!”

  我低头一看——果然,棺材被整个倒了一个个儿。因为是方棺,所以怎么放看上去都不奇怪。

  我和胖子比画了一下,发现就以我们两个人的体力,根本不可能把棺材翻过来。而以现在这样的角度,也不可能把棺材盖子撬开来。胖子就说,不管了,从屁股后面打洞吧,把棺材底打穿了再说!

  我们用铁刺当锤子,一点一点地敲打。胖子发狠也许是为了遵循他说的三分钟的约定。很快他就把棺材底子砸出了一条裂缝,有了裂缝就好办了,我们把铁刺插进去撬。一会儿工夫,棺材底就被我们搞出一条手臂长、可乐瓶宽的裂缝。

  胖子把铁刺插到那裂缝里搅动,我道:”把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拨到一边去,我要看棺材盖儿背后的族谱。”胖子就道:”拨一边不行,得全部弄出来!”

  胖子还真是能顺手牵羊。我懒的理他,让他快弄直接把手伸进棺材里很快他就抓到了一个东西,一下拉了出来。只拉到一半,胖子就大叫了一声。

  他拉出来的东西,竟然是一具湿尸的手。

  ”别一惊一乍的,你又不是没见过!”我道。

  ”不是这个,你看手指。”他道。

  我看到,这只手上所有的手指都戴着戒指。戒指泛着一种非常奇怪的光芒,不像是宝石,也不像是金属。而且戒指的造型很奇怪——只看一眼,我就知道绝对不可能是中原的样式,很可能是西域传来的,甚至是当时尼泊尔地区的东西。

  湿尸的手指甲很长,但是看上去似乎并没有什么危险,胖子把戒指一枚一枚地弄下来,直接揣到自己口袋里,说:”我是被这只手的阔绰吓了一跳!我还以为张家是一个特别简朴低调的族裔,像小哥一样,每天只要吸风饮露就行了。”

我心说,要养活小哥可贵着呢!这种大人物,就算是打电话去公安局报失踪案的电话费也远远高于几个古董。咱们和小哥是朋友关系——我听其他一些人说过,哑巴张夹喇嘛的价位高得吓死人,出场费肯定比周杰伦高,虽然他一首歌也不会唱。

  他弄下最后一枚戒指才递给我看:”来,天真,看看,随便估价。”

  ”你不是说你不为财吗?”

  ”我没说,我说你应该打开看看,但是我没说我不会顺手牵羊。开个棺材三分钟,牵羊不过几秒,不会耽误你的。”

  我看了一眼,那是玉石戒指,价值无法估计,就道:”在垃圾到国宝之间徘徊。回去帮你问,你现在快点继续。”

  ”不用你说。”胖子道,直接就拉住那湿尸的手,把尸体整个儿一点一点从棺材里拉了出来。等那尸体的头从缝隙里被扯出来的时候,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尸体的头发这么长?”我道。尸体的头发长得把尸体的很多部分包裹住了。

  胖子深吸了一口气,故作镇定地道:”古人的头发都很长,所谓的长发飘飘,披头散发。你没看很多古代戏里,犯人都是披头散发,一个个都能上沙宣广告了。”

  我摇了摇头,轻声道:”但是也没有这么长的啊。这头发长得上吊都不用麻烦别人,跳绳估计都够了。”

  胖子道:”很多人死亡之后,头发还会长很长时间,这不奇怪。”

  我心说怎么可能,以这头发的长度,得是长了几百年了吧,都他妈长成海带了!不过我不愿多想了,就道:”对,别管了,赶快!”

  胖子先用铁刺碰了碰那尸体,发现完全没有尸变的迹象,就直接搜索全身。发现再无其他东西,就直接甩到了一边。尸体落地之后,似乎被氧化了,直接摔成几块——本来就萎缩得厉害,这一下就变得七零八落了。

  我心说太不敬了,立即道歉。胖子完全不理会,道:”不会尸变的尸体不是好尸体,对于这种不上进人士,不用忌讳。”说着,举着手电继续向棺材里面看去。

  ”这毕竟是张家的祖先。”我道。

  ”少废话了,你找到你要找的东西没有?”胖子问我。

  但是这时候,我就发现不对劲。我把胖子揪过来,惊悚地道:”靠!这尸体里面的液体怎么是绿色的?难道是密洛陀的尸体?”碎尸躺在石板上,全身的衣服已经腐烂成一团一团的腐物,看不出原来穿戴时的样子。有液体从里面流了出来,绿得瘆人。头发几乎遮住了所有部位,只能看到脸上张大的嘴巴。碎尸里面的液体相当多,不停地在石板上蔓延。

  我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状况,满头冷汗。胖子说:”没道理啊!尸体是湿尸,所有的体液应该是和棺材里的液体混在一起的,这些绿色的液体是从哪儿来的呢?”

  ”骨头里。”我道,”骨头里有绿色的液体——可能是骨髄里。”

  但是让我奇怪的是,胖子这样混不吝的恶人,竟然也明显地浑身不自在,人直往后缩,刚才那种嚣张的气焰一下就没了。

  我拍了胖子一下,道:”你要不要给我一个解释,或者给我一个建议——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胖子道:”别开玩笑,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我想起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我问道:”什么往事?这是你老情人?”

  ”你老情人才这样,你全家老情人都这样!”胖子道,”我有一个特别好的朋友,死的时候和这具尸体一模一样。”

  胖子用铁刺压了压尸体的胸口,试着挑开了尸体身上的头发——一个脖环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果然。”胖子就道。

  ”有屁快放,我们还有正事!”

  ”这个人是中了非常严重的尸毒而死的,这张家的老祖宗肯定死得特别惨,应该是喝了中药活着入殓的,而且死后有尸变的迹象,这绿色的体液应该是由于尸毒入骨所产生的,因为是活着入殓,当时还有软骨,所以这些体液就封在了骨髓里。”胖子说道,”这脖环我只见过一次,是用来防止尸变的你看,上面有很多古玉。”

  ”现在还会有危险吗?”我问道。

  胖子摇头:”不会。应该不会,都这样了。就算成棕子也是残疾人棕子,我们不需要怕。只是我怕这些东西有毒,要是吸入鼻腔多了会出麻烦。我们的呼吸道本来就受损了,很容易出事。不过,如此看来,这肯定不是初代张起灵了。”

  ”为什么这么说?”

  ”他没有宝血,张起灵不会中尸毒。”

  ”那为什么他棺材上面的图案和张起灵棺材上的是一样的?”我问道。

  胖子道:”也许那图案不是标记身份的,而是标记他是死于意外。”

  这个已经无法判断了,谁也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是怎样的。

  我看向四周——我们进来的路上,没有发现搬运的痕迹,这棺材一定是从里面运出来的,他们把棺材从里面运了出来,胡乱放在这里,这工程相当浩大,特别消耗体力。如果这东西确实不重要,为什么他们要花那么大的力气,把一件好像不是特别重要的东西抬出来呢?

  ”天真!”胖子在我身后叫我我转头道:”干吗?”

  ”我错了。”胖子道,”这玩意儿还是有危险的。”我转头,一下就看到地上的尸体竟然长出了寸把长的黑毛,乍一看活像一只大刺猬。

下一篇:盗墓笔记8 第五十九章 上一篇:盗墓笔记8 第五十七章

(唯历史 www.weilishi.org)

推荐小说活人禁地阴间那些事儿


无心法师 悟空传 如懿传 明兰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