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兰传

第191回 世间道 之 此消彼长

那夜的争执,两人都很乐意忘记。某人本性如此,现实如斯,既无法改变,顾廷烨只能无可奈何的接受;此后数日,明兰依然贤惠,顾廷烨也照旧顾家。

某日他下衙时路径酒肆,闻到熟悉的香气溢出来,一时意动,便买了对胖胖的水晶肘子回家。翠绿的荷叶包裹,酱红熟透的肉香味,原本窝在乳母怀里昏昏欲睡的小胖子,陡然清醒,睁着一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直直的看着那肘子。

明兰心起恶作剧,端着一脸诡异的笑容抱他去啃,可怜胖团子至今只冒了六七颗糯米头,门牙全无,如何啃得下那油光溜滑的皮肉。

待顾廷烨沐浴完出来,正瞧见儿子盘着小胖腿,委屈的坐在躺椅上泫然欲泣,他那没安好心的娘则笑嘻嘻:“…你要讲道理呀,不是不叫你吃,你自己咬不下来呀…”

然后她笑的东倒西歪,拿满脸油花的儿子取乐,一转头,见丈夫站在几步处,立刻又一副怯生生的老实模样。见此情形,顾廷烨不禁叹了口气,讨了这么个鼹鼠般的老婆,掘了捧土盖在脑袋上,就自觉天下太平了——他果然不是一般的有福气。

侯爷与夫人和好,府中几人欢喜几人忧。崔妈妈和翠微几个,自是欢喜的,只小桃心里有些纳闷,那夜她守在外头,模模糊糊的听见两人的争吵声,她原本惴惴不安,谁知侯爷半夜自己爬上夫人的床了——为何夫人前几日做小伏低侯爷却拿谱不肯回来;这么吵了一大架,反倒乖乖搬回了。还是吵架管用么,那要是把男人打上一顿,岂非更妙?

小桃小小的叹了一口气:夫人老实柔弱(她这么认为),怕是不敢打侯爷的,兴许将来自己可以试一试。

风声传开后,秋娘来请安时便有些哀怨,过了几日,她畏畏缩缩的拿出两件新做的月白衫子,“天热得厉害,给夫人和侯爷各做了件夏衣。我粗手笨脚的,夫人别嫌弃。”

明兰将衣裳拿到手上细细看了,男式那件明显精工细做,女式那件倒也不坏,柔软平整,但叫有经验的翠微一看,就知是赶工出来的,针脚有些急。

看秋娘这幅死样子,明兰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位大姐估计是属王宝钏的,笃信十八年苦守寒窑终有一日盼得君归,哪怕带位公主回来她也不介意。

虽然那日叫顾廷烨摔了汤盅,她依旧不恨不怨的做起了衣裳,可惜没等她缝上袖子,顾廷烨就搬回嘉禧居了,于是她只好边抹泪边再做一件。

当晚,明兰将秋娘的心血交给丈夫。顾廷烨拎着那件衣裳在她跟前抖呀抖,满眼俱是‘你不稀罕我有的是人稀罕’,见明兰嘟起了嘴,还装模作样的问:“夫人为何不快?”

明兰闷闷不乐,“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惦记夫人的也不少。”顾廷烨淡淡的。

明兰哑了,暗自恨恨——这就是摊牌的结果。

直到更衣熄灯,她依旧郁郁的,顾廷烨将热乎乎的胳膊枕在她脖子下,“怎么了?”

“我在想一件卑鄙的事。”

“何事?”

“自己吃不下,也要吐口口水在碗里,不叫别人吃。”

帐幕里陡然静了两拍,顾廷烨无声而笑,翻身压到她身上,伸手摸索进她里衣,哑着嗓子道:“你多吃几口,别人就吃不着了。”

……

不过那件夏衣,顾廷烨终究一次没穿,叫小桃收掉,之后不知去向了。

绿枝精神大振,特意去找蔻香苑的婆子闲聊,不经意间漏了嘴,秋娘得知后,抱着枕头又哭了半天。翠微得知此事,戳着绿枝的额头:“叫我说你什么好?就不能稳重些么!”

绿枝倔强道:“夫人往日待她不薄,可前阵子不过和侯爷拌了两句嘴,她就急匆匆的贴上去,不叫她吃些苦头,我心里不痛快!”

入了七月,到丹橘成婚那日,明兰特意叫小桃绿枝翠袖三个去吃酒,女孩们回来之后七嘴八舌好一番渲染,如何喜气热闹,如何敲锣打鼓放鞭炮,喜服珠钗如何红艳鲜亮……翠微听的两耳都满了,一屋子小丫鬟或羡慕,或惊叹,叽叽喳喳了大半天才安静下来。

待人散去后,碧丝才幽幽道:“丹橘姐姐可是寻了个好归宿,也不知我们将来会如何。”

绿枝瞧了她一眼,“夫人自有主意。不过……你这么爱替自己打算的,大约早有思量了罢!”虽是一道大的,可她始终瞧不惯碧丝好吃懒做的性子。

碧丝立刻脸红,“你浑说什么呢!”

未过三四日,丹橘领着新婚夫婿来侯府磕头,明兰见她面色红润,眉间化不开的娇羞喜悦,也放下了心,“明年可得给我送喜蛋来。”屋里屋外挤满了昔日的姐妹,声声轻笑不绝于耳,丹橘几羞得要钻到地下去,最后几乎是夫婿搀着才出得门去。

大约这阵子吉日较多,四房的廷荧也要出嫁了,四老太太怕夜长梦多,紧着把喜事办在年内。明兰在翠宝斋里订了一副嵌翠赤金头面,另三百两压箱银,忝作添妆,算体面了。因廷荧是嫁往京外,只好长兄廷煊亲自送嫁,好在夫家路也不远,半个月就能来回。

唯一的骨肉嫁了,四老太太这阵子就没断过泪,说不得明兰只好去探望,顺带瞧见了被使唤的灰头土面的刘姨娘,以及被‘照料’极好的四老太爷——什么都知道,就是没法动弹。

明兰生不出半分同情来,风流快活了大半辈子,该还了。

风水轮流转的不止这家,还有两个女子,一个变好了,一个变糟了,明兰严重怀疑这两人八字对冲——以前是张夫人老叫明兰去开解张氏,现在却是郑大夫人常来请她去跟小沈氏说话。

张氏振作起来,如今行权管家,悉心育儿,过的有滋有味;而小沈氏却始终未从前阵子沈家的低压期恢复过来;肚皮越来越大,人却越来越瘦,兼之精神萎靡,情绪低落,惶惶不可终日,直叫人看的心惊肉跳。

“她这样子怎么成?”等人睡下,明兰走出门外小声道。

郑大夫人叹道:“前阵子也不知哪里歪传,说皇帝要废了皇后,还要革了国舅爷,把这孩子吓的,每天都要哭上几顿,还总说胡话……”

明兰默然。她知道,小沈氏是担心若沈家败了,郑家会不要她——就这么点心理素质,还敢跟张氏女子别苗头,真是不知死活。

不等明兰叹过几声,张沈风波的余韵早就蔓及自家了。

自打沈从兴禁闭思过,本属他的差事再次落到顾廷烨头上,顺带还要分担一部分张老国公的事务,时不时在外头连住几日,短则三五日,长则七八日,有时是西郊大营,有时是兵械司,有时还得去口外的马场校营。

“今日钟太太来串门了,说起侯爷如今忙碌,还羡慕呢。”明兰收拾着换洗衣裳,一件件打进包裹,“钟将军很空么?”

顾廷烨坐在镜前束发,“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一旦用起兵来,就不得空了。”

“我倒情愿侯爷平日忙些,也别上阵打仗。”

垂紫白嵌双色金丝冠带于肩头,顾廷烨侧头朝她微微而笑,这句话他相信她是发自真心。临出门前,抱起她亲了又亲——其实不去深究什么,这样过一辈子,似乎也挺好。

慢慢地,明兰开始习惯独自掌理侯府的日子,闲时空了,隔三差五去郑将军府,煊大太太处走人家,偶尔再去国舅府踩踩点,生活也蛮充实的。

这日从外头回来,却见翠微正抬着脖子,等在嘉禧居门口,一见了她,便急急上来道:“夫人,您总算回了,老太太来了。”

明兰又惊又喜,快步走进屋子,只见屋里正中坐了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妇,正逗着崔妈妈抱着的团哥儿,她拿着枚红丝线吊着的碧玉蟾,在手上一晃一晃的,团哥儿伸出小手奋力去抓,碰到了就兴奋的咯咯笑,没碰着就气鼓鼓的皱起小包子脸,直把老人家乐得喜笑颜开。

明兰扑到老太太腿前,撒娇道:“祖母今日是特意来瞧我的?多日不见,想我了罢。”

盛老太太一指头戳在她脑门上,“想你个鬼!”然后将碧玉蟾挂到团哥儿脖子上,对崔妈妈道,“把丝线换了红绳,栓紧了,仔细别叫哥儿吞了。”

“祖母,这么贵重的东西……”嫁给顾廷烨这些年,她算见过不少好东西,眼力大有提高,这枚碧玉蟾温润翠绿,剔透无暇,显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

“闭嘴。”盛老太太板脸道,“我做曾祖母的给哥儿东西,干你什么事。”又对崔妈妈和翠微道,“你们先下去,我要跟这小冤家说几句话。”

明兰呵呵傻笑几声,乖乖坐到一边,崔妈妈忍着笑应了,然后抱着团哥儿出去。看这门被掩上,盛老太太才回头道:“你老实与我说,你是不是跟姑爷闹气了?”

“……祖母这是哪儿听来的呀。”明兰张口结舌。

盛老太太脸黑如锅底:“还说姑爷如今不和你一屋睡了?”

“早睡回来了呀!”明兰急的口不择言。

盛老太太深吸一口气:“这么说,是闹过气?姑爷也搬出去过?”

明兰红着脸,支支吾吾道,“夫妻哪有不吵架的,可是……”她忍不住提高音量,“大半个月前他就搬回来了呀。”哪来的消息源,这么滞后?!

她忽心头一动,忙问:“莫非是康姨妈跟祖母说的?”

盛老太太没好气:“是你那没出息的太太!不过也少不了她姐姐。”松口气后,老人家又疑道,“这事怎么传到外头去的?”

明兰一脸晦气:“还不是太太给我的那个彩环。我把她放在庄上,本想着若无什么事,今年就放还给她老子娘去自行婚配。谁知她买通了我府里一个婆子,时时探着消息呢。”

“这贱婢!”盛老太太怒道,重重拍了一下扶手,“你打算怎么处置她!”

明兰犹豫了,“还…没想好…”其实她不擅长下狠手处置人。

“把人交给我。”盛老太太肃色道,“我给她寻个好去处。”

明兰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我该学着如何处置下人了,她到底是太太送来的,祖母亲自收拾,太太面上不好看。”

盛老太太一晒:“她面上从来没好看过。你大嫂子回来后,我把家里的事交到她手上,别提你太太的脸色多难看了。不是我信不过她,如今王家回来了,这姊妹俩愈发粘在一块,我也不好说什么……”顿了顿,她顿足道,“哼,早晚没好事!”

明兰无奈道:“没有康姨妈,太太其实也还好啦。”

“谁说不是!”盛老太太怒道,“尽学些阴毒伎俩。前阵子不知又被撺掇了什么,竟叫栋哥儿他姨娘在毒日头底下跪了一个时辰!”

明兰大惊:“这是为何?香姨娘素来老实本分呀。”都十几年了,香姨娘年轻美貌时王氏没发作,怎么反现在闹呢。

“还不是你四弟过了县试。”盛老太太呷了一口茶,“我们那位好姨太太说,要趁早压下威风,免得将来难治了!”

“这才第一场呢,太太真是。”

盛老太太愤然道:“你荐来的那叫常年的孩子,倒是聪明,考得极好。你老子正叫栋哥儿读书奋进的当口,却来了这么一出。你老子也是气的不得了!”

祖孙俩沉默半响,双双叹气。

“不理这些烦心事了。你倒是跟我说说,怎么跟姑爷闹气的。”老太太神情慈爱。

明兰垂下头,不好意思道:“他嫌我不够真心。”

老太太不解。

明兰只好捡要紧的说了些事,然后忿忿道:“你说这人怪不怪,好好的日子不过,尽纠缠些枝节!难道也要我骂,寻根究底他每日做了些什么,过去见过多少人,经过多少事?!男人不是最烦这个么?”

盛老太太笑的前仰后附,指着她道:“你呀你呀!真真是个不懂事的。”

好容易停了笑,她抚着胸膛道,“天下事哪能尽走偏锋,你不用追根究底,好歹也要多问几句!你去外头打听打听。那家婆娘不爱问男人,再骂两句‘死鬼’的?你倒好,凡事不问,客客气气,你当那是你男人呢,还是你上官呀!”

明兰本想说,真被你猜中了,我还真当他BOSS来着。

笑话了半天,老太太也懒得纠缠这些夫妻琐事,“也罢,如今姑爷是叫你吃住了,这是你的福气。”又皱眉道,“就是这武官常要离家不好。”

明兰摇摇头,“文官也不好嫁,有厉害婆婆。”

盛老太太转笑为叹:“如丫头倒是性子好了不少。”

越临近文炎敬外放,文老太太越事多,一会儿要去乡下避暑,一会儿要回老家看亲戚,时时拖着如兰,如兰倒也忍住了。只王氏跑去放过一次狠话,倘不叫如兰跟着夫婿去任上,看她不闹得天翻地覆,搅黄女婿的差事也不在话下。

“五姐姐长大了呀。”明兰感慨。

盛老太太拧了下她的鼻子,满目宠爱:“你自小就懂事,小大人似的,如今反而往小了长。”忽一阵伤感,她目中露出欣慰,“女子嫁人后,能越活越小,其实是福气。”

生活不顺,才会被逼着快快长大;有人呵护疼爱,才会往天真娇憨了发展。像余老夫人,活到这把岁数,还是昔日闺中的小姐性子。

明兰默,她懂这个意思。

自嫁给顾廷烨,她几乎不用讨好任何人,忍让任何事,执掌偌大侯府,银子随她花,人手随她换;爱出门就出门,爱懒在床上就懒着,人人争相巴结她,再无人对她气指颐使,给她脸色看。关上侯府的大门,就没她不能做的事——顾廷烨几乎给她一切权力和信任。

当然,她自己也很努力谨慎;可跟以前那个处处小心的庶女相比,日子真是好过太多了。这种日子,虽很辛苦,但很自在。

想到这些,愈发思念好日子的来源,也不知他现下在干什么。

如此郁郁了两日,这夜明兰刚哄团哥儿睡下,绿枝从外头急急进来,后头跟着已嫁了人的翠屏,她一见明兰,就哭着跪下了:“姑娘,快回去看看罢。老太太不成了!”

明兰仿若心跳都停了一拍,厉声道:“你说什么!”

翠屏哭道:“本来好好的,从下午开始就闹不舒服,老太太起先还不让叫大夫,可刚摆上饭,老太太就昏死过去了。如今…如今…”

明兰跌坐在床上,心头如一团乱麻,得镇静,镇静……她对绿枝猛声道:“拿我的帖子,去请林太医!快,快,备上马车,叫人直接去盛府!”

作者有话要说:

昨晚太晚了,来不及,今天一早更的。

理论上,偶每周要休息1-2天啦。

---------------------------------

好了,本文最后一个GAOCHAO哟,饭盒来了。

(唯历史 www.weilishi.org)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小说活人禁地官场小说大全醉玲珑


无心法师 悟空传 如懿传 十宗罪 帝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