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兰传

第108回 新婚三日

京城公侯伯府林立,但只有开国功勋封爵时所赐的宅邸能拥有整条街道,例如向南隔两座坊的襄阳侯府,向北隔三条街的英国公府,而后再因军功或皇亲受赏封的爵位宅邸便不多有这种风光,例如东昌侯府和当初炮灰的富昌侯府,虽气派豪贵,却不过占地多些而已。

这个明兰很理解,那会儿刚开国,地多人少,皇帝当然出手阔气,等到后来京城繁荣了,房地产寸土寸金,开国勋贵们早就一个萝卜一个坑,哪还有那么多地儿呀。

当然还有像华兰婆家忠勤伯府这么悲催的,作为开国功臣,也是亭台楼阁重院层层的占去了大半条街,却因卷入逆案而被夺爵封宅,好容易起复,却也要不回当初的御赐宅邸了。

顾家因几代侯爷都奉命驻守戍边,是以侯府所占的宁远街也不如何阔长。

不过,说一千道一万,这世上永远都有例外的,例如沈国舅,他既是皇后娘家,又有军功在身,所以他的威北侯府生生占山扩林,前有壁后有靠,山水环绕,端是京中一绝。

这个明兰也很理解,这两年犯错误的勋贵不少,几轮清算血洗下来,没收充公罪臣家财无算,新皇帝最近手头宽裕的很,自然要狠狠赏赐小舅子,呃,外加跟班的马仔。

所以当明兰看见抚远顾都督府的恢弘壮阔时,并不十分吃惊,她吃惊的是这座宅邸居然和宁远侯府只隔着半爿山林和一座刚被皇家收查的罪臣园子。

“如何?这宅子可还如意?”顾廷烨看着明兰一脸惊疑,笑道。

明兰望着那座云蒸霞蔚满山花树的山林园子,几乎张开了嘴,半响才道:“就这么近的路,还争了这么久?”颇觉得适才白费了许多力气。

顾廷烨却挑了挑眉:“路再近,也是两户人家;旁人管不到这儿来。”

明兰面上微微露喜,这…是不是意味着,她不用早起了?

新婚头日,忙碌了一整天,加之全身酸痛,明兰着实累的狠了,回到都督府时天色已昏暗,她连自己新家长什么样都没看清,由丹橘扶着回了屋,一通梳洗过后,直接换了一身家常轻便的衣裳,一头栽进锦绣团丝绣龙凤的大红被褥里。

本只想歇息一会儿,然后起来用晚饭,谁知却这一合眼就死死的睡过去了,也没人叫她,直睡到半夜,明兰才将将醒过来,昏头昏脑之际还当自己在娘家,半抻着身子就往床头小几上摸去,谁知黑暗中,却摸到一个光裸微糙的胸膛。

明兰眯着眼睛木木的,反应不过来,这人是谁?她又摸了几下。

一只大手捉住她的手,男人掀起荼靡团花锦绣的厚缎床帘,随手勾起在窗边的铜勾上,床边雕花紫檀小圆几上摆着盏昏黄的羊角宫灯,就着昏昏的灯光,明兰才看清眼前人。

顾廷烨半散着漆黑浓厚的长发,半披在雪绫缎的肩上,内裳衣襟俱散开了,露出整片淡褐色宽阔厚实的胸膛,昏暗中明兰眯眼看去,似有好些伤痕在上头;屋里点着淡淡的熏香,透着粉色的迷魅,却盖不住身旁男人浓重的气息。

“怎么?”顾廷烨似也睡的迷糊,半眯着眼搂过明兰。

“我要喝水。”明兰歪着脑袋,一颊的堆雪砌玉,粉唇柔嫩,却满眼迷糊,“我要丹橘。”

顾廷烨本就警醒,便是这几天累了,这会儿也清醒过来,他看着明兰一脸朦胧,便伸展长臂,从床几上的暖笼里拎个茶壶出来,泻了杯温茶在一个细瓷卉盅里,递过去给明兰,明兰两只胖爪子捧着咕嘟咕嘟就喝完了,呆呆道:“还有么?”

顾廷烨看了看,再倒了一杯给她,这回她却喝不完,只喝了半盏便不要了,把杯子连茶还回丈夫手里,然后很自觉的倒下,背过身钻进被窝继续睡。

顾廷烨手中捏着茶杯,看着睡的宛如小猪呼呼的明兰,半响无语,索性把剩下半杯茶一口仰尽了,放回茶杯后,转头去扒明兰的被窝;温软馨香的女孩身子,肉丰骨纤,顾廷烨搂的甚是满意,紧了紧怀抱,顺着里衣的胸襟处摸了进去,更觉触手滑腻。

一开始大约只是摸几下,谁知摸着摸着便来了兴致,他附身上去,寻到女孩的柔唇,适才喝水,唇上还留下湿润的水渍,他探唇进去越吻越是燥热,手下一阵急乱的抚弄。

明兰觉着身下不对了,这才扭动着醒过来,迷茫的睁着一双眼睛,嘴唇微张,不知所措的微微挣扎,却被他一把扣住在身下,牢牢压住。

身热似火,恍惚间被重重的顶了进去,明兰一开始还忍着,可她到底初识人事,后来越觉得酸痛涨热,腿也没什么力气的挂着他臂膀上,哀叫着只盼着他快些结束。

谁知他却是睡足了颇有精神,足力发劲挞伐,一气的揉着她的身子,直吻的她几乎化成了水,明兰抵受不过便又呜呜哭着求饶起来,一通细细软软的哀叫祈求,却更引的他兴起,噬咬着她的白皙柔嫩的小肩头,低低吼了起来。

明兰听着他喉咙里发出的粗重低喘,身体跟烧着了一样,火烧火燎的难受,终吃不住的昏了过去。

……

第二日一早,待崔妈妈赶去新房时,只闻得屋里一阵靡靡浓香,□气味弥漫着整屋,丫鬟们红着脸已服侍明兰沐浴过了,崔妈妈一脚踏进去,却见他们夫妻俩并排坐在床沿上,明兰一脸没睡醒的样子,顾廷烨却精气神十足,正饶有兴致的把明兰一只白玉般的小脚放在膝盖上,慢慢的给她套袜子。

崔妈妈上前,忍着没去瞪新姑爷,迅速拿过那袜子,福了福道:“姑爷,赶紧去梳洗吧;姑娘这儿我来就是。”

顾廷烨也不生气,长身立起,披着一身长袖广衫的中衣,往侧厢里屋去了;崔妈妈直看着他离开了,才蹲□子给明兰穿鞋着袜,给她穿外袄时不经意撩起衣襟,却见明兰一片暧昧的青红痕迹从肩颈直蔓延到胸口。

崔妈妈顿时一股火气上涌,只暗暗忍着,等三朝回门时好告状。

明兰直觉得这个觉睡了比不睡还累,腰都直不起来了,还饿的前胸贴后背,一看见桌上热气腾腾的早点,顿时眼冒绿光,破纪录的连喝了三碗粥,差点撑破肚皮;顾廷烨也胃口甚好,不但自己吃的不少,看着明兰吃的样子,还眉开眼笑的给她添菜。

明兰觉得他像个黑心的养猪场伺养员,正努力催肥等着吃猪肉,她狠狠一眼瞪过去,却见他笑的眉眼暧昧,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明兰脸红的要滴出血来。

她连话都不想说了,想着这宅子里反正没其他长辈,赶紧吃完再去睡个回笼觉,目前她睡眠不足脑袋不清醒,没法子和他斗,先恢复战斗力再说。

本来这日,顾廷烨预备叫明兰认识府里的几位管事,并且把家里的事交代给她的,但瞧明兰几欲站着睡过去的样子,便把一概事情都先推后,自去外书房处理些急务。

大约是阴阳调和,顾廷烨觉着这日天光分外晴好,整座宅子鸟语花香,天地和谐,也记不起昨日的不快,一整日嘴角含笑,只想着快些理完事好回屋;哪怕不能怎样,讨些别的便宜也是好的。

白日的歇息略略补回来些力气,明兰总算缓过些劲来,打算晚上和新婚丈夫谈谈星星月亮人生理想还有家庭管理问题;可惜顾廷烨有完全不同的打算,还未等明兰开场话题,便急急把她拖到床上,兴奋的弄了大半夜。

新婚第三日清早,顾廷烨在一旁忧心的看着明兰,瞧她蔫的垂头垂脑的样子,颇为心疼,渐有些后悔,今日要三朝回门的,昨夜不该那般发兴才是。

明兰身骨酸软的趴在桌前,抖着手腕捧着粥碗,心里不禁老泪纵横——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她十分认同夫妻有X生活的义务,也非常同意X生活在婚姻生活中的重要地位,并且她也愿极力配合,可是,可是……呜呜,她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呀!

新婚三日,顾同志似乎对明兰完全没有更高的要求,也不要求她理家,也不要求她立刻承担家务,目前唯一的也是最大的需求,就是希望她在床上表现良好。

明兰苦着脸端起莲花瓷碟,不无悲催的想到:人家大户人家的当家主母干的脑力活,斗智斗勇,可她干的却是体力活,还是重体力活!这,这,这算什么,采阴补阳?

越想越觉得窝囊抑郁,明兰心头大怒,她现在正是嫩生生的小萝莉,怎敌的他筋骨强壮,那啥…尺寸不匹配不说,体格耐力还相差悬殊,他不过是胜之不武罢了!哼!有本事等到她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时,看他老顾到时候还行不行!

明兰一边喝粥,一边阿Q脑补,心里大是痛快,一不小心牵动身体,腰腿间又是一阵酸痛,只能嘶嘶的抽冷气——丫的,咱们走着瞧!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太忙,少了些,下章多补些字数。

(唯历史 www.weilishi.org)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小说活人禁地官场小说大全醉玲珑


无心法师 悟空传 如懿传 十宗罪 帝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