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地

第八十二章:谁是自我-活人禁地

  伟岸的佛的力量笼罩了整个西藏佛国,但是天空和大地的深处还是有这灵气的存在。只是很难被引落而已,王盼呼出去的那股龙形灵气,在天地之间飞舞,最终化为一团雨云。随即凝结成为一片灵气之雨洒落在大地上。

  灵气成雨,洒落在那些疲惫的朝圣者身上,就好像是杨枝甘露般洗净了他们的疲劳。这使得他们更加虔诚,就好像使得得到了神灵的祝福。

  此时在大殿之中的王盼的身躯纤尘不染,纯净如莲,时时刻刻都是洁净如新。

  从此以后就算是在西藏佛国之中,他都还是可以运用灵气,并且施展出种种神异能力来。然而整个过程的异变还没有完。天将灵雨之后,王盼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王盼一口气将灵气吞下去,直接化为寿命在身体里流转,维持整个身体的存在。

  就算现在王盼闭关十年,也不会因为饿肚子而担忧。

  呜呜呜……

  咚咚咚……

  高空之中,裂开一道缝隙,缝隙之中无数灵气凝结成一道道足有两丈长的法螺,另一些灵气竟然形成了一道道巨大的法鼓。随即天地之间自动吹起了法螺,敲打起了法鼓。

  吹大法螺,击大法鼓。

  “神灵。菩萨显灵!”朝圣者激动的大叫,对着那法螺法鼓不断跪拜。

  从这一天开始,西藏佛国的传说便是更加神异。这是一种吉祥象征,传闻诸佛菩萨降世的时候,就会有天上的神灵为之吹响大法螺,敲响大法鼓。

  “天降甘霖,吹大法螺,击大法鼓。他是要成佛还是菩萨,这不可能,这些异象并不是佛力形成的,他是不可能成佛的。金禅,你到底教会了他什么,到底这是怎么回事?”图巴斯手指推算,但冥冥之中有着无数信息在干扰他的计算,最后竟然没能计算出王盼到底是经历了什么。

  传闻之中观世音菩萨成道的时候,地面上战争无数死伤惨重。天上降下杨枝甘霖来。将所有的伤痛都直接恢复。甚至观世音每隔百年都会够穿梭到地下世界,然后解救无数的枉死鬼魂。

  此时王盼竟然引发这种异象,难道是要成为佛吗。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不是你要的吗,要他成佛。”金禅冷笑。与之争锋相对。

  图巴斯直接闭上了嘴巴,在王盼进入寺庙的时候。就曾设下重重考验。目的就是为了将王盼引渡到佛门之中,要王盼放下心中的杀念,就是要他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而后面的选择,就是要引导他觉得自己选择没错,甚至是后面赐予青灯等等,都设下了圈套让王盼步步进入。

  但诸佛菩萨的级别相当于神仙层次,王盼刚刚斩自我,绝无可能会直接一步登天。

  然而他引发的异象又是怎么回事!

  呜哇,呜哇……

  可就在此时,天地之间忽然出现摄人心脾的惨叫声,王盼身上竟然显现出无穷的魔气,这些魔气之中无数的狰狞脸孔都在涌动着,要将世界都吞噬。

  这些虽然都是虚影,但若是将来王盼达到仙的层次,那么就会直接化成现实。

  “不好,给我遮蔽!”图巴斯见到这一幕,就知道不好,顿时将双手合十成为一道掌印,随即往空中一推。天空中立即出现一道屏障,将那些魔气封锁在其中使得外界一点都看不出来。

  这佛国出现佛光还好,但是若出现魔气,那么就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若是让信徒知道此地有着魔气,会有多少人会信仰崩塌?

  “伪佛!”金禅见到这一幕,又道。豆双岛号。

  但此时他看着王盼的眼神,也是十分紧张。

  出了什么变故?

  在茫茫的黑暗之中,我失去了对一切的感知,整个世界再次化为黑暗。这种黑暗世界,我有些模糊,又好像十分陌生,就好像许久之前我已经经历过似得。

  黑暗的世界里,我的意思不断坠落。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也许是一瞬间,也许是一百万年。

  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将去何方?一个又一个问题萦绕在我心头,我不断的拷问自己,试图找到答案。

  但是许久都不曾找到答案,得不到回答。

  这个黑暗的世界孤独,冷漠,凄凉……这些负面的词语一个个从我脑海中蹦出来,就好像是自然蹦出来的,又好像是我想出来。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个体,只能孤寂的流浪着。

  忽然,我似乎看到了一个光点。这个光点虽然并不明亮,但在这黑暗之中却显得特别明显。虽然那么近,但又好像那么远。我感觉到我的意识一下子就靠近了这个光点,我看清楚了,这竟然是一盏灯。

  我忽然间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随即右手伸出去。

  当我握住这盏灯的时候,便感觉到身体之中的黑暗完全的被驱逐,整个天地都变成了白蒙蒙的一片。这些白色就好像温暖的天空,将我给包裹起来。

  我感觉身体中一切的负面能量都在消失,直接被排出了体外,使得身体十分舒畅。

  而此时,我握着的青灯上,还有一只手臂,也握住了青灯。

  我抬头望过去,发现竟然是与我长相一模一样的一个人,这个人的右手也握住了青灯。只不过他穿的是纯白色的衣服,额头上竟然有着一丝红痕,而我身穿黑色衣服,额头有一丝黑痕。

  他也看到了我的存在,一时间有些错愕。

  “哦?你就是我的自我念,只要斩了你就能出去这个地方?”白衣的我忽然说道,随即脸色露出一股诡异的微笑。

  我顿时一愣,我竟然是自我念?不可能,我明明记得的,是孔雀王让我来找图巴斯,然后斩自我的,但为什么现在他竟然说我是自我念?

  那么如果我真是自我念的话,那对面就是所谓的真我,也就是真正的存在了?

  修行到斩三尸的存在,就是要去伪存真,将世间重重幻象都斩杀,留下最真的我。这就是所谓的斩自我,也就是所谓的,修真。

  斩掉了自我,才算是完成了整个修为的第一步而已。

  但是他告诉我,我才是那个自我念?

  不对。

  “你不是本体才对,你才是自我念。你想骗我自杀,然后效仿数千年前的意外,从这里出去,你的想法也未免太天真了。”我冷然说道。

  若不是经历了这么多,我的心智坚硬无比,只怕就要被他给乘虚而入。

  白衣的我冷笑,随即道:“孽畜,你竟然还敢冒充本体,还不乖乖让我斩了,成就我的无上神通。”

  随即便见他从身体中一拔,便是拔出来一柄血红的剑。

  血刃。

  这血刃上拘魂链响起哗啦的声响,然后朝我卷了过来,瞬间就将我给困住。

  “嘎嘎嘎,竟然冒充我的主人,小小自我念而已,活的不耐烦了吗?还是死吧!”那水晶头骨中的堕海夜叉忽然间活动起来,然后长大了嘴巴向我撕咬。

  什么?难道我真的不是本体,而是自我念吗。堕海夜叉咬在我的肩膀上,灵魂之中痛苦无比。

  “自我念,乖乖死吧,我就能成为斩自我的存在了,哈哈哈哈。”白衣的我忽然哈哈大笑,随即将血刃平平举起来,刺向了我的胸腹。

  扑哧。

  血刃入体,我顿时感觉到灵魂都在飘散,就好像是一锅沸水已经烧开。再继续加热的话,就会变成水蒸气,然后蒸发在空气中。

  我现在就处在那蒸发的过程中,十分难受。

上一页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如懿传 扶摇皇后 悟空传


阴间那些事儿 楚乔传 十宗罪 花间提壶方大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