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地

第七十三章:放下-活人禁地

  “咦?”这个青年叫他上师?我回过头去,但是那所谓的上师却消失无踪,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我心中感觉到古怪,若是人突然消失的话,那么这个僧人便应该会有反应的。但是眼前这个僧人却十分平静。就好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我心中一震。

  “请问你找谁。”青年平静的问道。豆何乒亡。

  在他的脸上没有半点变化,就好像是一次普通的开门迎接客人。就连他的心脏也没有半点紊乱,在我的元婴天眼之下无所遁形。

  刚才还好像是枯灯重燃的老僧,竟然消失了,在我的天眼之下消失的无隐无踪。

  而眼前这个青年的命灯,也好似冲天火柱,极为恐怖。

  “咦,刚才那位上师呢?”我皱了皱眉头。向这僧人问道。就算是修行功夫再好,无缘无故人从眼前消失,也应当会有个回应吧。

  “请问你找谁。”青年将手放在木门上,抬起头微微看了我一眼。

  我感觉到莫名其妙,但刚刚开口的时候就忽然愣住了。因为这周围有着一种十分奇特的力场将我笼罩住,我感觉自己好像被盯住了。不过那种力量十分温和,仿佛安静流淌的河流。流水声将人身体中的力量都给磨灭。

  高冷哥好像在给我说着什么,但是我一句话也听不见,就好像是被那道力量隔绝。

  我找谁,找图巴斯还是谁。那老僧的名字我都不曾问,我怎么能找到他。而且现在我主要的目的,也不是找到他。

  “我找图巴斯。”我想了想然后说道。

  这青年只怕有着古怪,只怕言语中设下了什么禅机。

  佛门中人,几乎都有着一个习惯,若是觉得一个人有慧根的话,便会口出一些问题来刁难这个人。而若是此人真有智慧,便可以从中悟出许多道理来,这种行为通常被称作打机锋。

  但是西藏的佛门。大都是密宗,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才对啊。

  “我再问一次,你找谁?”青年忽然面色严肃起来。

  那冥冥中的力量忽然一震动,就好像是要将我给驱逐出去。我隐隐之中感觉到了愤怒,就好像是已经对我的言行产生了愤怒。

  你所看到听到的,不一定是真的。

  高冷哥的话忽然在我耳边响起,我心中一震,这次沉默了许久之后,才缓缓抬起头来。

  “我来寻,佛!”我说。

  当我这句话出口。整个侧门的门道之中呜呜的吹出一道风声,就好像是有巨大的怪物狠狠吸了一口气。这气息将我的发丝给吹起来,将我心中的一道阴霾给吹走了。

  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是为佛。

  “你,不是来寻佛的!”青年摇了摇头,双手合十。

  虽然他这么说,但是并没有将我给赶出去。我看着他红色的僧袍,边上洗的有些发白,他的手臂黝黑,浑身上下都是一股香油味,那是一种藏族的酥油香味。现在天空之中漆黑,而他命灯却是十分明亮,简直能将这个通道整个给照亮。

  他这句话让我自己都产生了怀疑。我到底是来干嘛的。

  孔雀王让我到这里来找图巴斯,他能解决红鲤的这个问题。若是他也解决不了,那么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任何人能够解决了。

  我正打算回答的时候,那青年却忽然再次开口。

  “因为,你带着剑,放下你手中的剑。”青年说道。

  剑?

  我顿时一震,我的血刃都已经收入到了薪火之册中,他怎么能看得到。血刃是我手中最为重要的兵器,怎么能说放下就放下呢。

  但是我思考了一会儿,却忽然选择将血刃召唤出来,插在地上。

  堕海夜叉被佛光照射到,顿时没有了声息。不过我看得出来,这气息对它并没有什么伤害。

  “我已经放下我手中的剑。”我说道。

  就连我体内薪火之册中剑之篇章,其中的力量也完全消失不见,如同从来都没出现过。

  这还是头一次,我在一个人面前投鼠忌器,防御全无的信任着。这个青年人身上带着一种让我十分信任的光芒。而他身上的命灯慢慢收敛起来,不是光芒减弱,而是凝聚,那灯的颜色竟然缓缓变成了一种青色。

  青灯。

  “请放下你的凶器,你心中的凶器。”青年看着我的丹田。

  我浑身都在震动,他的眼神就好像是看到了我的丹田深处,在与我元神的眼神交流,而我的眼神竟然被他看的一颤一颤。

  这家伙绝对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僧人。

  此时在我元神中,为了以防万一,那薪火之册便是张开了一丝缝隙。而就是因为这一丝缝隙,其中书页的气息便泄漏出来。我终于第一次将薪火之册给合起来,然后浑身的力量都回归到无的状态。

  “现在我已两手空空,如此算不算是放下了凶器?”此时我心中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的波动。

  此时我已逐渐有些烦躁,这个青年的确很强。这一番机锋让我也有些恼怒了,任谁都会恼怒。

  但是没想到,青年依旧是摇了摇脑袋。

  “若是放下了凶器,为何心中还是有着杀意,你想斩谁,你到底想把谁杀掉。”青年说道。

  我顿时心中掀起滔天骇浪,我想斩谁?

  我这次来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斩自我。从我进入斩三尸境界以来,这件事都好似如鲠在喉,无法吞咽,每一天都在想着怎么斩自我。就算是前一秒的时候,我也在想,我这一次到底要将什么自我给斩了。

  青鱼斩了感情,红鲤斩了记忆,那么我要把什么给斩了?

  记忆,还是感情?

  但是每一分记忆都是无可割舍的存在,每一分感情都根本无法放弃,那我到底要斩什么。然而当这个青年将我的心思给说出来之后,此时我却迷茫了。

  斩自我,为什么要斩自我。

  因为我要救红鲤啊!

  “哎,执迷不悟。”青年忽然左掌朝我拍了过来,右手将血刃给抓起来,一剑刺向我的喉咙间。

  我触不及防,只能微一躬身,躲过了他的致命之招。

  “上师,我心中并无杀意,一切都是修行而已。我为了救我欠之人,是为报恩。”我一边躲避,一边说道。

  而青年的剑越来越快,一剑接着一剑,竟然让我在这门道之中到处躲避。

  每当我眼睛回过神来的时候,这青年的剑便是已经到了,就好像专门等着我似得。

  “既然心中无杀意,那为何对我满身杀气。既然有杀气,便有杀意,杀人是杀,杀己也是杀。既然都是杀,那么你死在自己的剑下与死在我剑下又有何区别,那又为何要躲避。”青年剑剑刁钻,专门刺向我的弱点。

  但他的话,却让我连连震动,浑身都在颤抖,身体力量渐渐跟不上。

  我催动这我的元神之天眼,要将这道光芒给刺到他身上,但是这当我的天眼看到那青灯的时候,顿时眼中出现刺痛,猛然间闭上了眼睛。

  “啊!”

  在外面我的双眼之中顿时流出眼泪,仿佛被太阳光照射到。

  是啊,我为什么要躲避?不就是怕么,怕他将我杀死,心中没有安全感,就好像是无根的浮萍。要抓住一块陆地,但能抓住的只有随波的流水而已。

  “既然上师也觉得我该死,那我便是让大师杀了也好。”我忽然停了下来,双手背在身后。

  青年僧人回身,眼中映出一道剑光,直刺我的面门而来。

  “那你去死吧。”

上一页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如懿传 扶摇皇后 悟空传


阴间那些事儿 楚乔传 十宗罪 花间提壶方大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