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地

第六十九章:死亡威胁-活人禁地

  “呱,呱……”

  麦其族的东北部,开始出现一种奇怪的声音,有点类似人类肠鸣蠕动的声音,但是这个声音却十分巨大。当听到的时候。便是已经震耳欲聋,仿佛闷雷。整个地面都在颤抖,就好像有着一种什么巨大的物体在靠近。

  达布土司带着达娃,拉姆三人,来到东北边的城头,往东北远方的天空上看过去。

  远处的天空中好像是有着一片金色的云霞。金色的云霞之中有着一片片黑色的雷云,就好像马上将要下爆雨的样子,使得整个大地上都回响起声音。而在下面,现在看不清任何东西,只不过空气都好像因为远处那个东西给震碎了。

  “风……”此时一股冷冽的东风吹来。达娃的头巾在风中飞舞,就像是一个在风中的天使。

  达娃闭起眼睛,头部微微仰起。阳光撒在她的身上显得十分温暖。她不像是藏族人那般皮肤粗糙,反而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越发细腻。拉姆看的痴了,在她的眼中达娃就是最美丽的仙女。她就是想要去保护达娃。

  在拉姆眼中,根本没有性别之分。她渴望的是美好干净的事物,对于达娃,她发自内心爱。若有人要玷污这份美丽,拉姆就会毫不犹豫的去扞卫。

  这无关乎男女之情,只有心意永远流传。

  达娃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即闭起的眼睛缓缓颤抖着,空气中充满了潮湿的味道,不是那种海水的咸湿味,而是喝水的腥潮。

  “真的来了,父亲,您赶快让族人躲避吧。那东西,太可怕了。”达娃忽然颤抖着,阳光下的肩膀紧紧的抱住。

  达布沉默起来,手掌在颤抖着。

  “留给我的,还有多少时间。”达娃估算了一下时间,然后估算了一下时间,最后沮丧的面对着达布。眼睛里的泪水都掉了下来,眼眶通红通红的。

  “还有五十多分钟,或者最多一个小时。”

  达布便是一震,随即将手被在背后,点了点头。

  “父亲,快安排族人走啊,不然的话这个地方就保不住了啊,我们都要死。”达娃急切的说道。

  但是达布还是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缓缓摇了摇头。

  “达娃,这个地方是父亲的根,父亲在这里呆了一辈子,怎么走啊?”

  达娃顿时一愣。

  是啊,祖祖辈辈都在这个地方扎根,这里有着汉人和藏族人的祖先,也是他们共同的祖先。或许这其中还有别的因素,但是这里永远都是两族人共同的家。

  这里不但有着传承的记忆,还有着一个共同的梦想。

  藏汉一家。

  “父亲,达娃也舍不得这里,但若是不走的话,就没命了呀!难道我们就要这样坐以待毙吗,等着那东西来杀我们吗。”达娃带着哭腔,情绪十分激动。

  “哈哈哈!”

  达布忽然放声大笑,声音传遍了半个城,他的声音犹如一道雷霆。

  “谁说我要坐以待毙,达娃,你可知道,当年我那麦其之虎的称号是怎么得来的。”达布的脊柱冲天而起,好像是将天空都要戳破。他的身躯变得十分伟岸,他手中的拐杖猛然在地上一顿,插进了城墙之中。

  然后他深吸一口气,将面前的空气都吸收到胸腔之中,身上的衣服都被蹦起。

  “哈!”

  达娃眼中还充满了泪珠,她不知道父亲要说什么,然后就疑惑的看过去。随即达布忽然一震,顿时整个身上的衣衫都直接碎裂开来,空气都震动了一下。

  “啊!”

  拉姆和达娃同时尖叫一声,捂住了眼睛。

  只见在达布的身上,一块块肌肉好像石头般垒砌而成,在肌肉上一根根仿佛虫子般的肉筋仿佛绞成钢丝,而皮肤上出现了红色,腾腾的冒着热气。他的拳头仿佛一把锤子,要将天空都给砸穿。

  但是在他身上,有着无数道伤疤,横七竖八遍布他的全身,就好像是通红的蜈蚣。

  最这些有刀伤剑伤,但更多的是野兽撕咬的伤痕,最为恐怖的就是左胸骨处一道巨大的撕咬伤痕,简直就要将心脏都给咬穿。

  “当年我达布十八岁成人之礼,与三十族人同进高山寻找珍惜草药和矿藏。但是途中遇到数十头野狼袭击,当时的头狼极为强壮,我们三十人足足死亡二十多人,才将那头狼给杀掉。使得其余野狼逃跑,而且还损失了十几个兄弟的尸体。”达布说着说着流出了泪水。

  原来,也就是在这场战争中达布被牙?贯穿胸骨,险些刺到了心脏而丧命。他们带着狼逃回来,便昏迷不醒。

  这时候,达布成了当年的麦其第一勇士。

  然而达布却没有开心起来,在家卧床了两年,甚至在大家都以为他已经废了的时候,独自一人走出了族门,带着一柄藏刀。

  就这样过去十年,达布回来了。

  他不但回来了,还带了十张巨大的狼皮,每一张都是头狼的狼皮。草原狼可比丛林狼强大太多,就算是中原的元婴修士都不愿意在法力全无的情况下,在藏地面对草原狼。

  但是达布却将周围的头狼都清扫一空,使得周围的狼群都变得更加分散。

  甚至是以后几十年之间,这些狼的踪迹都不敢在麦其族出现,甚至是达布走到哪里,狼群都会退避三舍,就好像是万兽之王老虎。

  这才是麦其之虎的由来。

  “我麦其族,岂有贪生怕死之辈。”

  “可是……”,但是刚刚开口就被达布给斩在肩膀上,晕倒下去。

  他知道自己要是不离开,达娃也就不会离开这里的。达布看着自己怀中的女儿,那凶悍的气势便是一收,变得极为温暖。

  “达娃,你是天神赐给我最美丽的礼物,父亲将要离开这个世界,希望你能活着度过这个灾难重重的世界。下一世,我还要跟你见面。祝福你,我的女儿。”达布在达娃额头上一吻,然后将达娃交给了拉姆。

  拉姆皱眉接过了达娃,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如果说离开,她也是不愿意离开的。

  “拉姆。带我女儿走,将麦其这个族的使命丢弃,重新开始吧生活吧,这个族群的使命已经彻底完结。最终是要走向灭亡的,带着她,保护她。我的女儿就交给你了,拉姆!”

  拉姆沉默下来,然后点点头,然后抱着拉姆跳跃到西方,紧接着很快消失在这个世界中。她怕自己多停留一秒钟就会后悔,最终会留下来,她现在想保护达娃。

  拉姆的眼中充满了泪水,但是她的性格不允许他掉哪怕一滴眼泪。

  城头的达布见着远方的云霞越来越近,再次深吸一口气。

  “族人们,听我说!”达布说着,在他方圆数里之内的族人都停了下来,然后看着达布。达布赤裸这上身,身上腾腾蒸汽冒着,仿佛一尊战神。

  “我们的敌人来了,它很强大,很可能摧毁我们的城池。你们谁要走,就走吧,剩下的兄弟们跟我一起面对这灾难!”

  消息很快就传遍整个城市,很快人们就聚集到了东城,无论男女老幼,在他们脸上,都充满着一个意念,

  “谁要走啊,干他狗日的。”

  “这是我们的家,谁要侵犯,就弄死他!”

  “保卫家园。”

  全部都是这样的声音,对族人死亡的愤怒,完全转化到了对外敌的仇恨。达布内心的血液也完全燃烧起来,心潮澎湃。

  “好,干他!”

上一页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如懿传 扶摇皇后 悟空传


阴间那些事儿 楚乔传 十宗罪 花间提壶方大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