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地

第六十七章:做你应该做的-活人禁地

  阿修罗眼中红光闪烁,左手伸出来,似乎就要变大。刚才就是这样,阿修罗的手变大很多倍,然后直接将我抓摄过来。我感觉这双手似乎还能继续变大。而且变得更强。同时我也在疑惑,这么强大的阿修罗,又是怎么被抓住的。

  随着它一句我想怎么死。四周空气就好像直接朝我压缩过来,顿时仿佛陷入大海深处。

  我浑身的血管都在爆炸,但此时我已经脱离元婴状态,体内神农鼎一震,就将这压缩过来的空气吸收。然后才发现,那哪里是空气。原来竟然是整个洞窟之中形成的一种地煞之力,竟然化为平淡如水的空气朝我压缩。

  这阿修罗竟然能将地煞伪装的好似没有任何特征,这种力量太强了。

  同时我也就真正的知道了,我与上品鬼仙层次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以前我真是太天真了。

  “嗯?竟然能化解地煞之力,行啊,那试试你最熟悉的地狱之力。”阿修罗似乎楞了一下,随即左手猛然一拍地面,顿时一股黑暗之力量就从中迸射出来。

  我顿时就感觉到,似乎在地面上打开了一个口子,然后仿佛地狱的气息猛然降临。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我使用十殿阎罗祭。打开了地狱之门。顿时,就看到一条漆黑的魔龙睁开双眼,从地狱之中被召唤出来,直接朝我撕咬过来。

  这个时候我并没有动,而是冷静的看着这条魔龙。直觉告诉我,不用怕。

  “地狱之力么?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地狱之力。”我咬牙笑道,然后浑身一震,我昂首挺胸,双手一前一后仿佛蕴含着无尽威严。

  我为秦广王!

  我顿时进入这种灵魂状态,我就是秦广王,我就是地狱之阎王,任何地狱鬼怪都要受我的审判。

  “嘶嗷,嘶嗷!”

  那下扑的魔龙闻到这股气息,顿时双目之中气息大变。仿佛老鼠遇到猫,赶紧想要停下来。但它速度太快,根本停不下来,只好从中一撕,化为两道残缺的魔影,然后自我的身旁掠过去。

  然后这魔龙就趴下来对我磕头,似乎在寻求我原谅。

  “去吧!”

  我一挥手,蕴含着地狱气息之力量将它一牵引,顿时判恶镜出现在它的面前,然后在它没有反抗的情况下,直接被收了进去。

  看到这面镜子,阿修罗眼中露出凝重来。

  “判恶镜,你怎么会有秦广王的判恶镜,你跟秦广王是什么关系,跟地府什么关系。”

  阿修罗双目灼热,虽然极力压制着。但是我还是能从这语气之中听出一种兴奋,我知道这一次我又赌对了。

  阿修罗不但是地狱中叛逃之将,而且还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来接你回地府。”

  我想了想,说道。随即我就感觉到整个山壁都在颤抖着,阿修罗的心情在波动着。

  这个时候我就纳闷了,地府不是一个昏暗的地方,终年都只有着地狱审判,无尽苦难的地方吗,为什么简单一句话会对阿修罗这样的存在产生波动。

  “地狱与人间之联系早就断了,甚至鬼域之联系也被封印。你,在撒谎!”

  但是紧接着,阿修罗便说道。

  在它的眼睛里充满愤怒,但是并没有杀意,我点点头示意它说的没错。但是结合鬼将军给我的情报,我有了一个疯狂的猜想,但一想到就觉得不可能。但当有了这个猜想之后,我再也不能抑制住这个念头,思维不断发散。

  “你们在叛逃的时候,偷出了鬼帝的鬼玺。还偷走了它的一滴血液,但是没想到在这个鬼域之中丢失。然后在造成了这幅模样,鬼帝之血脉重新出现,掌管鬼玺。在藏锋的引导下将你们一网打尽,所以现在你虽然可以脱困,但是自愿受罚。是不是这样。”

  鬼将军告诉我,当年鬼玺和鬼帝血液失落才会使得人鬼之间通道关闭,到后来鬼域之通道也关闭。

  现在看来,难怪小幽能成为幽帝。应该是真武大帝的一段人格分裂出来,意外的得到了鬼帝血液,然后投身成鬼。而这段人格也与之彻底分裂,只不过名义上还算是鬼父女关系。

  而为什么小幽能慑服群鬼,让它们臣服,甚至藏锋为什么能建造八大地狱,这都解释的通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一滴鬼帝血液。

  阿修罗沉默着并没有回答,而那个想法就在我的心中不断发芽。

  “我想,当年你们的叛逃,并不是真正的叛逃。而是因为……”系医每血。

  我说话的时候,眼睛紧紧盯住阿修罗的双眼,然后一字一顿道:“地!府!有!变!”

  当我说完这四个字的时候,阿修罗顿时狰狞笑着,然后左手直接抓摄过来,将我的身体抓住。然后将我拖到它的面前,死死的看着我。

  这是我一直在想的问题,地狱之十殿阎罗,在十殿阎罗祭之中感觉是无所不能的神祗。

  其实真正的算起来,它们也的确是神祗。

  但是后来我发现,地府的系统虽然严谨和森严,但是却并不像是传说中那样在天庭的系统当中,我甚至感觉,地府比之天庭还要庞大。但是这么庞大的机构,竟然慢慢的断了两界之路,甚至还让仅仅只是上品鬼仙层次的阿修罗它们逃脱,而且还是率众。

  这简直不合逻辑啊,要知道仙人之念头,简直是无所不知,除非跟它们一样层次可以屏蔽自身。

  那阿修罗几个是怎么透过众多陆地神仙,在鬼国神宫的重重包围之中将鬼玺和鬼帝之血偷走的?

  这一切怎么看怎么像是保留火种啊,如果我的假设成立的话,那么,这都解释的通了。阿修罗等以叛逃为名,实际上是因为地府有变,而带着鬼玺和鬼帝之血而到了地界。

  然后人鬼通道,地府与鬼域之通道全部封闭,它们也都回不去了。

  这也抱住了地府的火种。

  “你不可能知道的,这件事天地之间,唯有三者知晓。我们都发过誓,不会泄漏半点,你到底是谁!”其实在阿修罗心中已经有些相信我是地府的人,但是它知道我不可能知道。

  但它没有对我出手,就已经是证明。

  不过我心脏也跳动起来,没想到事情真的是这样,地府真的有变故。地府之大能在地府变故之前将它们送出来,一直隐瞒到现在。

  如果不是鬼将军暗地里提醒,我恐怕真的一点也不会怀疑。

  “我是王盼。乃藏锋之死敌,此次便是来求城主帮忙,要将幽帝带离他身边。若我所料不差,拔舌地狱之中那一位,也是地府叛逃者之一。此处我是受鬼之托,将鬼玺带回去。似乎,你们真的可以回到地狱中去。”

  难怪鬼将军说可以找其中几位城主商量,原来它说的是这个意思。

  它们,一定很想回到地府吧。

  阿修罗听到我的分析,也明白我所说的受鬼之托,是说的谁。它知道我说的没有错,更没有解释什么,只是默默的将我的身体放开,“你身上地狱之力,如何得来。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应该是十殿阎罗之力量。它,应该也没有这样的力量。”

  听闻阿修罗的话,我顿时眉开眼笑,道:“机缘巧合,这是我之好友在大鬼域所得之功法,然后传给了我。而我在这功法之中,感悟到了地狱之力。”

  听闻我的解释,阿修罗终于叹了口气,道:“你要我怎么做。”

  “很简单。”

  我笑了笑,说道:“做你应该做的事。”

上一页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如懿传 扶摇皇后 悟空传


阴间那些事儿 楚乔传 十宗罪 花间提壶方大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