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地

第十六章:豁然开朗-活人禁地

  那丫头说他不是家主的儿子,让他滚出去,然后拿着一个布鞋,想要打这个婴儿,这样的举动吓坏了所有人。这时候镇子里已经有人见过了鬼。也知道了那件事,十分忌讳。家主也是脸色难看,然后将她带到杂院之中,跟她谈了很久。

  至于谈了什么,没人知道,反正从那天开始,丫头没再说那鬼婴儿的任何一句话,就开始制作纸扎的器具这些。

  然后才有了这个镇子人鬼同在的局面。

  大公子开始长大,老家主隐瞒了自己和妻子的年龄,和那些玄门的事。而他很不喜欢这个镇子里的事情,早早的就离开父母到了外地。

  只不过他离开的时候,那个轧纸器具的丫头,在屋子里高兴的翻了几个跟斗,差点把自己给摔伤。

  毕竟她的年龄,也不小了。

  只不过这天起,老家主和老家母就经常开始昏睡。有时候在路上就昏睡了。

  有一天,丫鬟去敲门的时候,发现老家母竟然变成了一堆冰块。老家主也在睡梦中瑟瑟发抖,被丫鬟拍醒的时候,他才沉默,然后将所有的家仆都遣散。当时有三个人留了下来,一个是轧纸器具的丫头,还有两个是从小就在院里长大的一男一女。

  就这样,又过了几年,老家母都没有醒来,然后有一天,整个大地都开始震动起来。鸡犬不宁的。

  后来才知道,那一天发生了大地震,死了很多人。

  老家主出去了一趟,找回了险死还生的大儿子和儿媳。然后他就发现,妻子醒了过来。年龄好像是冻住了似得。轧纸器具的丫头,十分不高兴,但是她老了,也不想再管这件事。

  老家主因为修道,身体年龄依旧像是四五十岁。

  而且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老家母又怀孕了!

  隔年她生下了小儿子,也就是我看到的那双胞胎姐妹的父亲。

  可是。这一次她剩下小儿子之后没多久,就死了。死前仿佛知道了那个鬼婴儿的存在,对那扎纸器具的丫头说了一声对不起,然后对老家主说。难为你了,但后整个人就化成了飞灰。

  原来,在老家母被冰封的时候,她就已经死了。是老家主用道法将她整个人冰封,而后来她起死回生是因为强烈的执念。而根据我的猜测,应当是这老家主两次救苦救难所得到的阴德福报,使得她竟然能醒来,然后再次怀孕。

  可惜,她已经灯枯油尽,终于化为飞灰而亡。

  老家主此时却越来越削瘦,整个人仿佛变了,三年之后,他忽然就倒在地上,成为植物人,一直由那轧纸器具的老仆人照顾。

  这一躺,又是四十多年。

  他的大儿子继承了家业,有了儿子,终于几年之前那小儿子也有了家室,剩下了双胞胎。半年前,他们纷纷从外地回来,似乎预感着什么。终于,几天前天狗食月,他们发现自己身体竟然变得很奇怪,好像变得冰冷起来,而且睡眠也不好。

  而那躺了四十多年的植物人父亲,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老家主不喜欢照相,只有一副画像,不过被水泡过,已经模糊不清。

  “呼!”

  终于听完这个故事,我不由唏嘘,没想到这老家主竟然是这么一个人!但我一直有个疑问,这年轻人是怎么知道的。

  听到我这个问题,他笑了:“我的爷爷和奶奶,就是最后留下来的一对男女仆人啊,我的母亲和阿姨你也见过了。”

  原来这人一家三代都在服侍这家人。

  “那老家主,怎么称呼。”

  我问道。

  “他姓林,在他年轻的时候人们都叫他鬼算,只不过现在没几个人知道他的名字了。”阿福说。

  我一惊。

  鬼算!真的是鬼算!

  但不可能啊,他借伟人之力将鬼镇封印,但是这次找到我的目的又是什么呢。不过我隐隐有个猜测,只是需要证实。

  鬼算,鬼将军座下十大鬼仙之一,林家家主?

  契约者?

  这转折实在太快,我十分不适应。

  我看向唐沧,他的面色有点苍白,似乎被故事给吓住了。

  “那个扎纸器具的丫环呢,她,是不是还活着。”

  唐沧问道。

  阿福点了点头,欲言又止。我正打算问他那丫环在哪里,就听到刚才走过的被锁住的后院忽然哗啦一声响,然后被打开。

  他就不说话了,示意我们看着。

  然后就见到一个穿着洗得发白的红布衫,下着微微打了好几个补丁的黑布裤子,脚上穿着千层底布鞋的阿婆,满脸褶皱,白花花的头发散乱着。她颤颤巍巍的走过来,忽略了我们几个人,然后一屁股坐到槐树下。

  我发现,她的脸色竟然十分红润,影子也十分清晰,只是身子骨极为瘦弱。

  她一坐下,就拿出两个纸片人,脱下一只鞋子。

  啪!啪!啪!

  她拿着鞋子就开始打这两个纸片人,然后口里念念有词,竟然是叽里咕噜的鬼话。我只听得清其中几个,什么谁出去,滚出去。

  “这就是那个丫环,她自从老家主变成植物人之后,每天都在这里打纸人,哎!”

  槐树枝叶娑婆,似乎在述说什么,我听不见,他们也听不见。

  这个时候,唐沧忽然上前了一步。我看见他脸色变得很难看,皱了皱眉头,没有拦他。

  而奇怪的是,那老太婆看似眼瞎耳聋,但却极为敏锐,抬起头来,就看到了唐沧,然后她就愣住了。整个人都傻愣愣的站在那里,泪水一下子就从她的眼眶里流了出来。

  “小环。”

  唐沧叫道,把脸上的面具一把扯下来。我一下子就炸了,这唐沧,在干什么。

  但让我更想不到的是,那老太婆听见这个称呼,嗖的一声站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唐沧面前,紧紧抓住唐沧的手腕。

  “大,大少爷!您回来了,您终于回来了。”

  大少爷?

  不是那个跪在灵柩前面的中年男子吗,她为什么叫唐沧大少爷?但紧接着,我就变得冷汗涔涔。

  大少爷,不就是与这个老太婆定下童养媳的那个鬼婴儿吗,难道这个鬼婴儿没有死,最后变成了唐沧?

  但不可能啊,唐沧的影子正常无比,他也是实实在在的肉体,怎么可能!

  况且,他还有阴德在身!

  对了,是阴德!

  鬼算一生算人鬼无数,阴德罩身,又两次在大变之中有了救世之举,一定积累了不少的阴德。但是他却就那么莫名其妙的死了,会不会他的阴德都转嫁给了哪个鬼婴儿,也就是现在这个唐沧!

  可这又不对了啊,那鬼算之前还给唐沧下跪,但父亲怎么可能给儿子下跪!

  那阿福也是一脸惊讶,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大少爷,大少爷,你可回来了,你知不知道,他们……他们把你的……”

  这个时候,那老太婆忽然激动的抓着唐沧,指着阿福说道。但话说了半天也没说清楚,只一个劲的掉眼泪,但说了一半,忽然看见了我。

  呀!

  她尖叫一声,放开了唐沧,猛然扑到我的身上,紧紧的抓住的我胳膊,她的手指甲竟似要戳进我的肉里。

  只见她扬起手中的鞋底子就朝我额头上招呼,同时口中大叫。

  “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

  恍!恍!恍!

  我的脑袋被她一打,顿时头晕眼花。

  可是被打了三下,就在这头晕眼花的时候,我脑袋里好像响起了三声巨大的响声来,一切不明白的地方豁然开朗。

  原来,如此!

上一页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如懿传 扶摇皇后 悟空传


阴间那些事儿 楚乔传 十宗罪 花间提壶方大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