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地

第六章:纸扎灯笼-活人禁地

  “啊,不行!我不能再说了,我不能再说了,它们不让我说出来。”

  酒杯破碎,烟头熄灭。小酒馆老板顿时抱着脑袋尖叫起来。不断的摇头,然后跪在柜台后面瑟瑟发抖,我就感觉到有一股阴风从门外吹进来,似乎要将这个屋子里的人的命都吹走。

  就就看到小酒馆老板落在地上的烟头以很快的速度燃烧,随即只剩下一个焦黄的过滤嘴。

  随着那个老板不断的磕头,一直磕了好几十下,那一股阴风才缓缓褪去。

  而就在那阴风吹进来的时候,我放出了感知,不断的探索,精神高度集中。一般来说,风是因为空气的流动而产生的,温度的变化会产生风。但是还是没有捕捉到那阴风的来源,就好像那风是突然就出现似得。

  这股风,来的好生奇怪。

  阴风来的快也去的快,又过了一会儿,整个店铺都平静下来。只有那老板在瑟瑟发抖,一直讨饶。

  我发现,不过才四点钟左右,天空就已经暗淡下来,似乎马上就要进入黑夜,镇上的行人已经不见几个,但是几乎所有的店铺,都已经打开了夜灯。

  “喂!别躲了,已经没事了。”

  我敲了敲桌子,说道。

  那老板终于不再颤抖,然后他露出半个脑袋来看了看外面的街道,然后又缓缓的走出来。看了看街道的两边。我发现,他的脸卡白卡白的,走路时脚都在打晃。

  这也是被吓得不轻了,这个诡异的镇子到底有什么忌讳。

  按理说,我不可能不能察觉啊。

  然后我就看到远处的唐沧。远远的看着我,在他的身上阴德光芒十分耀眼。就像是黑夜中的萤火虫,闪闪发亮。我顿时心中有些悸动,有的恶鬼,最喜欢有阴德光芒的人,它们就像是蚕那样吸食功德光芒,会使得妖魔鬼怪都来找他。

  传说中古时候有一名书生。阴德极强,到哪里都会有妖魔鬼怪帮助他。到最后他自己就安于奢逸,导致最后被一个妖怪吞吃了,然后那个妖怪竟然直接成仙了。

  现在这个唐沧也是同样的阴德光芒很强。也很危险,我挥了挥手让他过来。

  “你走吧,它们生气了,刚才就是在警告我。我之前是看你能惹上它们,以为你命不久矣,所以才跟你说那么多。但是现在它们已经发出警告,所以我不能再说。你还是等着它们的话吧,我也帮不了你。”

  老板此时惊魂未定的舀了几口酒喝下去,这才缓过神来,然后对我说道。

  我想了想,阴阳神算能从我手下将高冷哥的玉佩偷走,然后在这个店里为所欲为,道行必定不浅。我现在处于明处,它在暗,我处处都在被动情况下。

  不过,我命不久矣?

  也是了,在普通人眼中,只有命不久矣的人才会看得见那些东西。这老板眼中自然认为我是将死之人,所以才敢透露那个世界的消息。

  不过他也很谨慎,之前所做的事就是为了让那个世界的人发火时产生反应,没想到真的用上了。

  三根烟,一般是祭奠鬼魂的,寓意是香火的意思。

  香火熄了,就是鬼魂生气了。

  “哥,怎么样,有结果了吗?”

  这时候唐沧过来了,然后就笑道。看着他大大咧咧的样子,我忽然感觉放松许多。我摇了摇头,却正好看见那小酒馆的老板此时似乎想说什么,却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说吧,我们都是受害者,就算是你说我命不久矣,也让我有个准备。”

  我拉住想说话的唐沧,然后说道。

  能猜测的信息太少,我分析不出来更多的东西。那个世界应该不是鬼域才对,不然不会对我的感知没有反应。

  难道似乎传说中真正的地府?

  我暗中摇头,似乎这想法也不太靠谱,修士世界之中的地狱,其实就是大鬼域和小鬼域。

  而真正的地府,依旧只在传说之中。

  或许那些陆地神仙,能从中知道一些消息。

  想到这里,我脑海中忽然想起来一个人,这个人应该会知道那所谓地府的秘密,因为他可以将地府的缩影都召唤出来。

  没错,就是黄大仙。

  这个家伙自从龙虎山之后就消失了,我问过高冷哥,他猜测黄大仙应该是赢了。不过我想他以九转金丹的身躯,和六转金丹,虽然加上雷法的加持只怕赢的也不会太容易,此时一定是受到伤害找地方疗养去了。

  黄大仙一直不承认自己是高昙胜,所以他改名叫做黄大仙。

  我此时忽然有些想他。

  “唉!罢了,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我说了的话就会被它们知道。镇子上安稳了这么多年,不可能因为你一个人的死活就把大家都害了。你们要是真的想知道,那就留在我的酒馆里帮忙,然后自己看,不然的话它们不高兴,就真的完了。”

  老板叹了口气,然后开口道。

  随即他就真的不再说话,只是看着我,一副不想知道就出去的样子。

  “喂,你这家伙什么态度,到底有什么不能讲的。”

  唐沧也是第一次遇到有这种敢违逆他的,顿时就火了,然后气呼呼的指着老板的胸口。

  不过我拉住了他,示意他稍安勿躁。

  这个老板看来是真的不能多说,不过这样子也好,在这里工作的话,应该能找到线索。毕竟这个地方离那巷子口是最近的了,在这里等,总比盲目的找要好的多。

  “那好,这样最好,那就打扰了。”

  我说道。

  这时候,那老板才舒了口气,活跃起来。唐沧见我这样,也没有多说什么,反而招呼起那六个保镖换上老板准备的围裙,暂时充当店员。

  老板姓何,他让我们叫他何老板。

  何老板说一会应该会有很多顾客来,让我们跟着他到后面去准备准备。

  唐沧就笑了,说在这个镇上游客这么少,来的是什么啊。我没等他说出那个字的时候就把他的嘴巴捂住了,要是真的唤来了什么,那可就不好了。这个时候,何老板带着我们进去店内。店内竟然是很大的空间,是一个足足七八十平米的大酒窖,放满了好酒,香气四溢。

  而酒窖的后面还有数个房间,何老板带着我们走到其中一个房间,然后打开房间让我们搬东西。

  这个时候唐沧第一个走了过去,不过当何老板打开这个房间门的时候他猛然后退了几步。

  “这是什么意思。”

  唐沧说道。

  我皱了皱眉,问道一股漂白剂的味道,然后我就凑过去一看。

  靠。

  这间屋子里摆放的,竟然全都是白色的纸扎品。

  纸扎的桌子,纸扎的凳子,还有纸扎的灯笼。灯笼上写着漆黑的篆字,我看不懂那是什么,只感觉隐隐约约像是个鬼字。而在旁边,放着一个个白色箱子,箱子上竟然还写着小心轻放。然后,旁边还散开了几个,竟然是纸扎的碗!

  这是什么意思?

  我看向何老板。

  “不要问不要说,等会无论发生任何事情,你们也不要说话,或者发出声音。只要客人招呼,你去就是了,不然的话,我也保不住你你们!”

  何老板苦着一张脸,示意我们将这些东西搬出去。

  我拉了拉唐沧,将四张座子和那些板凳,四个灯笼还有纸碗都拿了出来,搬到了前院。然后几个保镖将灯笼挂在门框上,那电灯的光芒就变得惨白惨白的。

  纸碗的箱子其实不重,我们将四个桌子摆在外边空地上,老板将一个白色的大棚撑起来。

  此时,对面一些商铺也在干着同样的事情。

  当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天色虽然没有暗下来,但是月亮已经升起,整个镇子都安静下来。

  “呜呜呜呜……”

  一道凄凉之声,陡然想起。

  我汗毛都竖起了。

上一页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如懿传 扶摇皇后 悟空传


阴间那些事儿 楚乔传 十宗罪 花间提壶方大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