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地

第九十六章:神农鼎之争(五)-活人禁地

  此时此刻我正在关键时候,哪里能受到打扰,我整个人动不得,眼见着那刘徐就要踏过来。

  我就要这样死了吗?

  “还请刘先生不要轻举妄动,这神农鼎是危险物品。应当交还给国家。”我听着这句话虽然有些气恼,但却是颇为感动。

  这个时候敢说这句话的,只有破玄道。

  在这个时候还敢对着刘徐说这句话的,只有破玄道。

  这个时候,还敢走出来拦着刘徐的,也只有破玄道。

  五名战士将刘徐团团围住。

  大五气困魔阵!

  “就凭你们?”刘徐说道。

  五名三花境界的修士,大五气困魔阵使得他们力量增强了二十五倍,此阵足以困得刘徐一时半会,虽然这样会让他们力尽而亡,但是身为战士,他们从不后悔。

  破玄道眼中钉都是坚毅,其他四名战士更是没有半分迟疑。

  刘徐感觉到真气受到滞碍,目中寒芒一闪。就要出手,旁边眼角处却是有人影扑来,连忙一挡。

  砰!

  可惜,巨大的力量好似排山倒海而来,他的肩膀就像是被一辆火车给撞上,竟然嗤嗵退了一步。骨架都在颤动,虽然被大五气困魔阵困住,但好歹也是个金丹九转吧,是谁能给他这么重的一拳。

  是谁?

  转眼看过去。便见文圣杰又是一拳砸过来。

  “姐姐说,你是坏人,我要把你砸扁。”文圣杰看了一眼姜彩霞,又转过头挥拳。

  砰!砰砰!

  巨大的力量轮番砸过来,他体内真气被大五气困魔阵扰乱,竟然有些应接不暇的感觉,连连后退。而破玄道等人的头发之中。一根根的冒出白头发,那是生命正在被消耗的证明。

  “师兄!”

  见到刘徐被困住,张桓顿时大怒。暗道好没面子。

  “哟,竟然会被三花境界的修士困住,果然好厉害。”

  余焦此时呵呵一笑,不留情面的说道。

  “放屁!”

  张桓顿时怒道,随即转眼看着文圣杰,猛的扑上去:“都是你这小子,我要你死!”

  他的手臂上散发出炙热的光芒来,好像要把空气都烧焦。

  “想杀我弟弟,你先问过我的拳头吧。”文立果哼了一声,骨溜溜一下翻了个滚就到了张桓的面前,在他拳头上挥舞了一下。

  顿时,张桓那拳头上的光芒就暗淡下去。

  “咦?”

  张桓咦了一声,甩手将自己的真气运转到手臂。抬起头看着文立果:“我的真气?”

  文立果站起来,背着双手看着他道:“被我偷了。”

  偷了?

  果然如同文立果自己说的那样,他这辈子活着只学会了一件事,那就是偷。除了偷东西,盗墓,他还能偷真气啊!

  “是吗?偷了我的真气,就能毫发无损?”

  张桓却是毫不在意,诡异的一笑。

  闻言,文立果顿时胸中一震,随即嘴角溢出血液来,随即血液竟然直接燃烧起来。

  “这是,真火?”

  文立果咦道。

  真火,乃是道教所修的火属性功法斩自我之后,悟出的真命之火。传说中三坛汇海大神哪吒,散财童子红孩儿,太上老君,都拥有真火,而且是三昧真火。

  但那是神仙修的法术,人间的人哪里能驾驭。

  而在人间,怒生火,故而修炼真火的人,大多怒气难消,极易发怒,除非把情绪都斩了。

  不过张桓的火并不是三昧真火,不然的话一点火星子就能将他烧成灰烬。

  “去死吧!”

  张桓冷笑一声,手上真火再生,一掌就向着文立果拍去。但随即,他的手臂一滞,一串空气锁链将他手臂锁住,便停了下来,文立果立即往前一扑,将他手臂的真气偷走,随即丢在地上。

  但是张桓不愧是天师堂天师,空着的左手一拳打在文立果肩膀上,他顿时喷出一大口鲜血。

  “偷偷摸摸的,是谁!”

  平生张桓最讨厌偷偷摸摸的人,一见自己被锁住,顿时大怒。转头一看,竟然是展飞鹏站在那里看着他。

  “是你这家伙?”

  张桓怒道。

  “是,是是是,我!”

  展飞鹏困住了张桓本来还在高兴,但被张桓一瞪,顿时汗水直冒,都结巴了。随即他看见张桓朝他走了过来,又想起被张桓扯下了耳朵,顿时吓得屁滚尿流,双手抱头,瑟瑟发抖。

  “死胖子,你振作,要是你不帮我,就真的死了!”

  文立果挡住了张桓的一击,怒吼道。

  两人都是金丹七转,但是差距却是极大,真火对普通修士的克制作用也极大。要是没有胖子的意念锁,只怕真的就要输了。

  展飞鹏看着文立果被拍飞,又看看那已经左右支拙的文圣杰,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猛的跳起来。

  “来吧,我,我不怕你!”

  展飞鹏意念锁起,困住张桓。

  文立果立刻偷真气,两人合力,竟拖住了张桓。

  “哎。果然,靠人不如靠自己啊。”

  余焦没有想到,张桓和刘徐都被困住,看了看似乎短时间不能结束,便将手摸在了腰间石剑上,接着,纯阳拔剑术就要出手。

  忽然。

  他的目光一变,跳到身后,一剑挥到之前的地面。

  只见一撮头发被他的石剑斩成飞灰,他面色一变,抬头看过去。

  “我,正在,解脱。你,不要打扰,他啊!”

  姜彩霞此时虽然头还在看着神农鼎的方向,但她的头发像是瀑布似得向脚下蔓延,其中一撮就在余焦的脚下。随即姜彩霞的脸,白生生的脸,已经变青,鬼气森森,眼瞳漆黑漆黑,声音犹如石块摩擦。

  而在她的脑后,忽然从上到下裂开一道口子。

  口子中,一张干枯的脸死死盯住了余焦。

  “发鬼!”

  余焦面色沉凝,身躯微微一弯。

  他,暂时也被拖住。

  “无量寿福。银花老母,你从一开始就将我锁定了,到底是什么意思。我陈展有得罪过你吗,或者说,我武当山有得罪过你苗疆吗?”

  陈展身边忽然冒起一丝黑烟,一直蛊虫吱呀吱呀的叫着死亡。

  他眼睛直视银花老母,只见她笑眯眯的看着陈展,手里拿了个旱烟杆吧嗒吧嗒的抽着。闻言,她将旱烟杆在脚底扣了扣,收了回去。

  “没什么啊,就是看着你那道貌岸然的嘴脸,就是想打你。”

  银花老母一开始在通道碰面的时候,第一个攻击的就是陈展,陈展破了她的蛊虫。

  十二条红线蛟盯着陈展,随时准备着对他撕咬。

  “无量寿福!”

  陈展手捏剑指,目光一凝。

  我此时动弹不得,体内被神农鼎的能量冲击着,力量竟然开始增强。见到这混乱的场面,不禁有些感慨。但没过多久,我便注意到,那张桓之火焰,已经强大到溢出体表了。

  “小老鼠,你就安心的死吧,死了好去投个好胎。”

  张桓一掌拍在文立果的身上,火焰顿时燃起,真火侵蚀,他的身体立即变得焦黑。但是他没有躲,而是站在张桓的面前,此时他嘴里呕血,嘴角却在笑。

  在他手中,抓着一颗火红的心脏。

  “这是?”

  张桓有所察觉,顿时低头一看,衣服上裂开一个裂口。心脏属火,他顿时真气一滞,能量大减,被展飞鹏的真气锁锁住。

  但他到底是金丹七转,便以真气模拟一个心脏,伸手要夺回自己的心。

  “偷心而不察,师傅,我做到了。”

  但是,文立果咧嘴一笑,将张桓的心脏捏爆。

  熊熊!

  心脏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内中精血真火直接将他点燃,缓缓倒下,他的目光看着那高大的身影,伸手想抚摸,却已经抓不到。

  文立果,死!

  这就散修与门派修士的差距!

  而文立果死的时候,一股庞大的气息从神农鼎上传来,充满了肃杀之气。

上一页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如懿传 扶摇皇后 悟空传


阴间那些事儿 楚乔传 十宗罪 花间提壶方大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