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地

第九十三章:神农鼎之争(二)-活人禁地

  陈展走了一步,结界亮起,但却被陈展抵挡住。他走了三步,走的艰难无比,随即结界光芒大盛。陈展脚步竟然摇摇欲坠。而这个时候陈展又走了一步,反推之力更强了。

  “无量寿福!”

  陈展说道。

  随即在他后脑升起宝光华轮,皓皓天光如太阳般耀眼,他的纯阳金丹竟散发无穷威力,随即她又走了几步。只不过,直到第十步,他终于忍不住,额头渗出了汗水,走到第十三步,被震了回来。

  我有些惊讶,连陈展都挡不住么?

  “好个九鼎,方圆百丈之内都有着巨大威压,仿佛要将人骨头都压碎。这种感觉就像是斩了自我的陆地神仙一样,甚至还要更强。我进不去!”陈展说着,便摇了摇头。回复自己的真气。

  可是,问题来了,既然他都进不去,那么李师叔是怎么进去的?

  我忽然想起李师叔在僵尸将军府前斩了空间,心道李师叔大约也是这般进去的。

  姚风眠死了,就不能知道那神农鼎缺失的一块是什么。

  “李先生,能进结界,还请夺下神农鼎!”破玄道站了出来,五人联手一试,却都宣告失败,于是拱手叫道。

  刘徐陈展侧目,似乎也在等待着李师叔回答。

  李师叔默默的吸收着丹药,似乎根本不把其他的事情放在眼里。

  “答应你们的事情,我会办到,但我不需要你教我,现在这神农鼎。不是我的。”

  李师叔开口,他的目光如剑锋般锐利,随即指着我说道:“你来。”

  我一怔,随即整理了一下衣帽。将大洋紧了紧,来到东边的墓道。这里是堂堂正正的入口,我就要堂堂正正的走进去。

  姜彩霞一进来,就看着石棺中的面具在发呆。这时看到我从墓道准备下去。顿时眼中充满着期盼。

  “就连陈展也不行,这个小子,最多走三步就要被震回来。”

  张桓哼了一声,自知打不过李自在,瞧见他指点我进去,却是直接哼了一声。展飞鹏听到这个声音,顿时捂住自己的耳朵,似乎受到打击。

  我没有理他,深吸口气,一脚踏进了结界中。

  咔嚓!

  我就感觉到身上压力倍增。好似有一座大山将我压住。我不由得调动起浑身功力去抵挡,这才缓缓消减。背后的大洋倒也没事,因为他的存在,在另外一个空间之中。

  我调整了一下,又艰难的迈出步伐,每动一下就感觉是有一百个人在拉我。

  咔!

  我浑身骨骼都发出响声,吱吱嘎嘎的不知什么时候坚持的住。我的浑身都渗出了汗液,真气剧烈消耗。

  糟糕,这样下去,必定会被震回去。

  大仙,大仙!

  可是黄大仙并没有回应我,这个时候他也被着一股气势给镇压住了。我深吸一口气,目中露出光芒。别人行,我为什么就不行,为什么我就一定不能走过去?

  我大吼一声,脚步再下。

  轰!

  狂暴的压力席卷而来,我浑身的力量都被这压力直接碾碎,真气点滴不剩,连血丹也都摇摇欲坠,好似连血丹都要崩溃,甚至就连神魂也要被碾碎。

  我的意识都模糊了起来,就连七杀变也来不及运转,感觉自己就要死了。

  意识越飘越远。

  我看到了重重幻象,生与死。

  “看吧,那小子果然受不了第三步,真气都溃散了,马上就要被震死,哈哈!”张桓看到我眼中光芒都涣散了,顿时哈哈笑道。

  姜彩霞的眼中,露出一丝失望。

  我连自己都忘了自己是谁,周围好像有千万魔鬼在朝我张牙舞爪,将这些幻象吞噬。

  突然,大洋的模样出现,我知道他叫大洋,但却被恶魔吞掉了。我心情开始急躁起来,随即就是周小蛮,小幽,高冷哥的模样出现。

  不!你们不能死。

  我更不能死啊!

  我的身体之中一股求生的意念忽然闪亮,就像是黑暗中的一丝光芒,将死亡的恐惧刺破。

  嗡!

  我体内青鼎的能量猛然爆炸起来,只见脑海中一尊青铜巨鼎轰然炸开与我身体融合,化为滚滚气浪与外界相接,顿时我的血丹又被充实起来。

  我又走了一步。

  那张桓嘲笑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刘徐与陈展都是眉头一掀,没想到我能再进步。

  而在他们复杂的目光下,我不仅仅走了三步,而是四步,五步……

  一直走了三十丈!

  我体内的青鼎能量已经与血丹完全融合,这结界的力量反而帮我炼化了这能量,血丹被撑的满满的。

  “破开吧!”

  我咬牙低吼,再走一步。

  咔咔!

  血丹上出现一道裂痕,我双目瞪圆,接连走了五步,那庞大的压力重新升起,在我体内一冲。我立即借着这力量冲击在这道裂痕上,直接让它碎裂开。

  血丹,六转。

  体内真气轰然升起,多了一股厚重的感觉。我知道这是青鼎的功劳,他使得我血丹的威力,又增加了一层,这下子,我就真正的有了越级挑战之能力,至少不会被高级别的修士碾压!

  青鼎是为自身增加威力,让人拥有举鼎之力,当我青鼎之气息融入身体之后,竟然能使得威压减小。

  六转血丹一成,浑身真气更为顺畅,我感觉这条道路,并没有那么的艰难。

  三十丈,四十丈,五十丈……

  直到我走到八十丈的时候,才又感觉到了那种压力,越近,越是觉得这力量好似来自亘古。结界的力量压制着我,我浑身都湿透了,但是真气被锁在体内不再流失。

  “我就不相信,他真的能走到下面。”

  张桓嘀咕着,实际脸上已经黑的好像铁一样。

  “刚才还说三步都走不了……”

  见到我走了这么远,狠狠的打了张桓一记耳光,展飞鹏心中高兴,得意忘形的说了一句。

  “你说什么?”

  那张桓蹭的一下就跳起来,叫道。

  “没,没什么……”

  展飞鹏忙捂住了耳朵,惊恐着说道。他是被这张桓打怕了,已经产生心理阴影。

  银花老母坐在文圣杰肩膀上,吧嗒吧嗒抽着旱烟。她似乎没有心思理会这些,他瞅着九鼎旁边守卫的十二金人,眼中却露出一丝向往。

  姜彩霞就不一样了,她的右手不停颤抖,眼中又是渴望,又是恼怒,但偏偏更多的是欣喜。

  “姐姐你怎么了,饿了吗?”

  文圣杰忽然凑过来,朝姜彩霞问道,文立果忽然有种想要一巴掌拍死他的感觉。

  此时此刻,我真的是骑虎难下了。

  外面狂暴的真气就像是一柄柄大锤,打砸在我身上,越走越是感觉那力量变得更大。我浑身气血都翻腾起来,吐出一口口浊气。

  但我的身体就像是烧红的铁块,越是被捶打,就越是坚韧。

  知道某个时候,就会变成最为锋利的剑。

  我离九尊祭台,只有九丈,此处已经是一个平坦的通道,直通最东方的那个鼎。此时我的小腿骨已经出现裂痕,甚至浑身的骨头都有碎裂。我很想休息一下,我的心里有着两个声音在打斗。他叉每技。

  一个说:休息一下吧,反正只有九丈距离了,一会走也是一样。

  另一个却说:不能休息,只要一休息就会被打倒。

  那个沮丧的声音又说:放弃吧,不行了,还是休息吧。

  另一个说:不能放弃,为了我所在意的人!

  我双目中露出光芒来,对啊,还有很多人在等着我啊!我再次将大洋背紧,义无反顾的踏出一步。

  咔嚓咔嚓!

  而就在我走入最后九丈范围之时,十二金人忽然动了起来,竟然复活,朝着我所在的位置走来。

  我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它们,来不及躲。

上一页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如懿传 扶摇皇后 悟空传


阴间那些事儿 楚乔传 十宗罪 花间提壶方大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