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地

第三十章:玄门唱名-活人禁地

  华山之巅,时间已过去九天,王盼沉睡九天,陈抟老祖就在旁边守了九天,这第九天的正午。太阳当空,整片华山氤氲之气弥漫,宛若仙境。

  看着面前已经足足九天没有动弹的王盼,陈抟老祖也轻声笑了起来,“九天,看来这一次你是受益匪浅啊,在斩恶念中得到的好处越大,这斩恶念的时间便越多,当初即使是我,斩恶念也才只用了三天,你不愧是那人,竟然用了九天。看来你是找到了自己的路,终于没再走之前的老路了。”

  陈抟老祖话音刚落,在这九天里,一直盛开着的小黄花也开始慢慢枯萎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小黄花。

  这些黄花自王盼身下为中心,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朝着外面扩张,一朵接着一朵的黄花在这片地方开始盛开起来。

  很快,整个华山之巅就布满了这些小黄花,给这瑰丽的景色点缀出一道别有风味的色彩。

  花开,花败!

  仅仅只是一炷香不到的时间,那些盛开了的小黄花却都已经凋零了,宛若昙花一现。

  而在最后一朵黄花凋零后,一道叹息声从我的口中传了出来,九天以来,不吃不喝。不眠不休,甚至连呼吸都停止了的我,吐出了一口浊气,睁开了眼眸,一下子还没有彻底缓过神来。

  体内早已停止转动九天的血丹在我苏醒过来的瞬间,也开始猛烈的旋转起来,一股股庞大的真气透过血丹一点点的打进我的经脉之中。

  很快,我就发现,原本浑圆的血丹,这时候竟然已经篆刻上了三条裂痕,我深吸了一口气。开口说道,“三转金丹?怎么会直接就到三转金丹了?”

  陈抟老祖轻声一笑,“我打进你体内的那枚金丹都已经有这种气息了,就算你只能吸收一半,加上你原来已经凝聚出来的血丹,也应该有三转金丹的水平了,你这才刚斩了恶念,我想,应该不出七天时间,你这实力还能往上再窜一窜。达到四转金丹的水准。”

  听到陈抟老祖的话后,我也愣了一下,我能够真真切切的体会到自己身体的强大之处,比起九天之前,现在的我说是战神都不为过,我甚至怀疑,现在的我,只要一只手就能把九天前的我给碾压成碎片。

  “你应该清楚,这一次梦中斩恶念,你斩掉的是什么,现在的你,可算是终于摆脱了那人的枷锁,现在的你。才能算是真正的你了。”陈抟老祖看着我,开口说道。

  我点了点头,我自然清楚陈抟老祖说的是什么意思,我选择了一条和张道陵截然相反的道路,所以现在的我,是彻底斩掉了张道陵的枷锁。

  从今天开始,世上没有张道陵,只有我王盼了!

  “好了,我也不多说什么,你应该还有一个业障未还,你在这华山之巅休养生息三天吧,三日后,我下江南,玄门唱名,而你也要去黄龙山结了那业障。”陈抟老祖看着我,开口说道。

  “玄门唱名?”我怔了怔,一下子没明白过来陈抟老祖说的是什么意思。

  这时候黄大仙也连忙开口说道,“就是羽化登仙的意思,一旦实力达到陆地神仙的水准,上天已经容不下他了,若是凡尘未了,只能选择兵解重生,而凡尘已了的话,那便是羽化登仙,这羽化登仙,位列仙班,自然是要骑仙鹤通告天下玄门,这便是玄门唱名。”

  被黄大仙这么一说,我才明悟过来,陈抟老祖,这是要成仙了!

  我点了点头,对着陈抟老祖开口说道,“多谢道兄指点,这恩情,王盼在所难忘!”

  陈抟老祖只是摆了摆手,“帮你,也是帮我,这凡尘之事,我陈抟是无法再管了,所以华山日后还要请你多多照料。”

  我愣了一下,陈抟老祖这意思,怎么和交代后事一般。

  不过想想,仙凡有别,若是陈抟老祖真是成仙了,还真是管不了凡尘之事,这说是交代后事,也不为过了。

  “你体内的矛盾,除了那心魔,我都已经帮你解决了,也就是说,现在的你,修练起来,应该是没有其他困难了,金刚经中,须菩提问释迦牟尼,“要成佛,如何降服其心?”一句话,就道尽了修行的真谛,四个字,降服其心。这道理,用在我道教之中,也是可以的。所以这心魔,又称之为心猿,心的力量是无穷大的,所以心魔才会这么不可战胜,但你若真降服了心猿,那便是真正降服了自己,得道成仙,也就只在一念之间,我年轻时候,习得一门佛教无上法门,是教人如何降服心猿的,你可学来制伏自己的心魔。”

  我愣了一下,开口说道,“多谢。”

  “无需谢我,我之前帮你,是了却我欠你的业障,而现在帮你,是要结了那未来的业障,我来是空荡荡,不带一物的来,走自然也不会带走哪怕是一丝。”陈抟老祖开口说道。

  “无论如何,我还是要谢你。”我再次对着陈抟老祖深鞠一躬,开口说道。

  “随你。”陈抟老祖说完,便走到我面前,在地上划了一个圈,然后开口说道,“这本是一个平地,我在上面划了一个圈,这便是我的道,就和古人画地为牢是一个意思,降伏心魔的第一步,便是要给那心魔画出一个牢来,心魔本就是你,只是你无法去控制他罢了,你给自己画一个牢,也就等于给他画一个牢,他自然要乖乖的钻进去。”

  我呆愣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圆圈,有些听不大懂陈抟老祖说的是什么意思。

  但黄大仙却在我的心里不停的啧啧直叫,大呼这果然是佛家绝学,没想到陈抟老祖只是三言两句,就道尽了佛家千百年来所研究的一切。

  简单?

  这么迷糊还简单呢!

  我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脑子里面也不停的徘徊着陈抟老祖给我讲的这一招画地为牢起来,但无论我怎么去想,都想不通,而我去问黄大仙的话,黄大仙就会说这东西要自己领悟,别人说了,效果会大打折扣。

  陈抟老祖说了这么多,已经把能点明白的都点明白了。

  这让我特别无奈,从小我猜谜语的能力就不太行,更不用说这种玄的就差告诉人这就是之乎者也的谜题了。

  很快,时间就在我的思考中迅速的消散了,三天的时间匆匆过去,这三天里,我还是没能悟得出来陈抟老祖那画地为牢是什么意思。

  我能明白过来表面意思,那就是束缚自己,就是束缚心魔,但我束缚了自己,来束缚心魔,又有什么用啊!

  这第三天清晨,华山的弟子全都齐齐聚集在华山下,而在华山之巅上,华山派的那些长老们也全都聚集了上来,虽然在华山呆了这么久,但我见过的华山高层也就只有李元平一个,这一下子看到这么多长老,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说话。

  好在李元平给我开始介绍起来,虽然的确是有一些人因为我的年纪,眼眸中带着一丝疑惑的,但这些长老也能感觉到从我体内散发出来的威压,再加上我和陈抟老祖在这华山之巅论道这么多天,他们看向我的眼神,也不算是太过于轻视。

  等我和最后一个华山长老寒暄完之后,从那山涧之间,响起了一道鹤鸣。

  我立马屏住呼吸,朝着那山涧看去,我很清楚,鹤来了,陈抟老祖很快便是要骑着这头仙鹤下江南,玄门唱名了!

上一页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如懿传 扶摇皇后 悟空传


阴间那些事儿 楚乔传 十宗罪 花间提壶方大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