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地

第十章:入夜-活人禁地

  在那虫子进大洋嘴里的时候,大洋干呕了一下,老土司马上就开口说道,“不要动,惊了五彩虫,连我也救不了你了。”

  大洋一听,赶紧不动了,就是表情有些狰狞,和吃了屎似得,我看了一会儿,总感觉自己的嘴里好像也有条虫子在蠕动,恶心极了,也不知道大洋是怎么忍下来了。

  过了一会儿,我看到大洋的脸都青了,土司这才用手扣在大洋的喉咙上,一点点的往下按,等按到大洋胸口的时候,猛地一扯那绑着五彩虫的头发,我就看到原来瘪瘪的五彩虫变得丰满了不少。

  “吐吧!”土司从一边拿了一个痰盂放在大洋身边。

  大洋连忙起来抱着痰盂就呕了起来,我强忍着忍心偷偷看了下大洋吐出来的东西,结果一看,就更恶心了,他吐出来的全都是蛆,吐了好一会儿,这才停下来,痰盂的三分之一都是那种蛆,密密麻麻的在蠕动,想起这些东西刚才就在大洋的肚子里窝着,我也感觉恶心起来。

  还好那红蛇蛊没对我下,不然我就算没被那红蛇蛊给弄死,也要被自己给恶心死了。

  等大洋吐完后,土司这才敲开了那个乌骨鸡的蛋,我本来以为乌骨鸡的蛋是黑色的,看到后也有点失望,根本和普通的鸡蛋没啥区别嘛。

  土司让已经吐得脸色发白的大洋又重新躺回去,然后用那鸡蛋在大洋的喉咙揉来揉去,揉了差不多有十分钟吧,这才拍了拍大洋的肩膀,示意大洋起来。

  “好了吗?”我赶紧开口问道,刚才那奇怪的一幕已经让我感觉无比恶心了。

  “自己看吧。”土司把手里的乌骨鸡鸡蛋放在地上,我瞅了眼乌骨鸡的鸡蛋,没感觉到什么奇怪的。

  大洋这时候也从地上起来,拿过那乌骨鸡的鸡蛋掰开,这不掰还好,一掰我又差点吐出来了,本来是蛋黄的地方这时候已经没有蛋黄了,剩下来的只有那种小小的蛆虫,每一条都和头发丝一样细,那一小块蛋黄的地方起码聚集了几百条蛆,也不知道这些蛆是怎么透过那些蛋白进去的。

  把那装满蛆的鸡蛋丢进痰盂里面后,大洋对着土司跪了下来,磕了几个头,“救命之恩,日后定会相报。”

  土司摇了摇手,示意大洋和我离开。

  这时候屋子里那股阴冷的感觉又回来了,我见土司并不想多和我说话,就带着大洋一块儿出去了,出去后,我们两个又对着那土司的屋子鞠了一躬,这才慢慢离开。

  正当我们要走的时候,刚才在土司屋子里面看到的那丫头跑出来,拿出两个药丸给我们,有些不太情愿的开口说道,“土司大人说,既然金婆婆打算动手了,肯定不会罢休的,到时候遇到危险了,可以吃下这颗百蛊丹,记住了,百蛊丹在没有中蛊的情况下,就是致命毒药,服之必死,所以没有确定自己中蛊之前,千万不要吃。”

  说完那小丫头转身就跑回去了,似乎看我们一眼就很厌恶一样。

  我们走出寨子后,大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好在这次这个土司好像和金婆婆有什么恩怨,不然咱们可就真的完了。”

  我白了他一眼,“不,是你完了。”

  “我还不是为了你才来的。”大洋白了我一眼,扭头就走。

  我也跟了上去,在知道大洋已经弄掉那红蛇蛊后,我这心里也好了不少,之前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逼着我们一样。

  那租马的小子还在,见我们回来了,就直接让我们上马。

  这在下山可比上山要刺激多了,我和大洋两个人抱着马脖子简直快吓尿,生怕马一不小心失蹄就把我们都给弄死在这里了。

  不过还是安全的下来了,本来脸色就挺苍白的大洋在下山后脸色更白了,我们结算了下山的费用后,也就直接回客栈了。

  回去后,大洋开口说道,“妈的出去吃点东西吧,我都快要饿死了。”

  我点了点头,这大半天没吃东西,刚才大洋还吐了那么多。

  吃饭的时候,我想恶心一下大洋,就开口说道,“我说大洋啊,听说那些蛆的蛋白质是牛肉的五倍,你这小半天的肯定吸收了不少蛋白质吧,这可都是美容的啊。”

  本来还津津有味吃着东西的大洋一听,差点把饭盆扣在我脑门上。

  我们两个又吹了会儿牛逼,这才回客栈,一回去,大洋直接躺床上,说累死了,要睡觉了。

  在大洋睡过去后,我就看着自己手里的那两枚百蛊丹,说实话,这百蛊丹长得特别好看,红彤彤的,特精致。

  想着这玩意儿在以后可能会救自己一命,我就把这两枚丹药给放在包里,琢磨着一会儿出去买个盒子装起来。

  说实话,大洋的事情解决后,我心情轻松不少,这次来云南,显然是被人计划好了的,要是我乱搞过去,可能真的会死,本来因为大洋中了蛊,我们两个肯定要去找金婆婆的,现在土司帮我们弄好了,也就是说,我们只要等着高冷哥和大洋的那个大师兄来就可以了。

  虽然不知道大洋那个大师兄有多厉害,不过高冷哥的厉害我是亲眼在八堡村的时候就见过了的,更何况上次之所以能够恢复阳寿也是因为高冷哥和月经哥帮我,这次高冷哥过来,也可以问问他,能不能再帮我把阳寿补回来。

  这人就不能松懈下来,我一放松,也感觉很困,大洋在旁边呼噜打的又响,我也感觉特想睡觉,往床上一趴,也睡了过去。

  睡觉的时候,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我梦见了红鲤。

  梦里的红鲤一直抓着我的手,不知道说着什么东西。

  我张了张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声音来。

  而红鲤则一直抓着我的手,说了一会儿后,竟然哭了出来。

  虽然和红鲤接触的不多,但看到红鲤哭的时候,我这心里莫名其妙的感觉很酸。

  我就想伸出手去安慰一下她,发现自己连动都不能动了。

  只能无助的看着红鲤在那里哭的梨花带雨。

  我一直在心里念叨着动起来,动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动不了了。

  内心猛地一惊,我从梦里醒了过来,醒来后发现自己的后背上全是汗,刚才那个梦也太真了一点吧,我甚至能感觉到红鲤抓住我的手时从她那边传来的温度。

  我摇了摇头,心里苦涩的笑了笑,红鲤那种神仙一样的女人,怎么可能哭啊。

  也就是个奇怪的梦。

  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我拉开窗帘看了下,已经是晚上了。

  我肚子也有点饿,琢磨着要不要叫大洋一块儿去吃夜宵,就叫了下大洋,大洋那边却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估计是睡死了。

  我就起来打算去洗个澡,今天骑马爬山弄得自己一身的汗和灰尘,结果我刚下床,就发现地上湿乎乎的,都是水。

  我心里一紧,这水哪来的?

  但很快,我就自嘲的笑了笑,估计是中途大洋醒了不小心给整的吧,这日子过的,我自己都有些疑神疑鬼了。

  我打开灯,大洋睡的正熟,我就知道是自己想太多了。

  就直接走到了浴室里面,打开浴头,直接开始洗了起来,但洗了一会儿,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这水冰的有点太过分了,就好像是用冰块冻过水似得。

  我赶紧把水给扭热水过去,结果洗了一会儿,还是那么冰,我都冻得快打喷嚏了,就把水关了,打算直接出去了,结果那水还在洒着。

上一页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如懿传 扶摇皇后 悟空传


阴间那些事儿 楚乔传 十宗罪 花间提壶方大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