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地

第五章:金婆婆-活人禁地

  想了半天我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最后还是选择了放弃,还好现在还不算太晚,我在路边等了几分钟,给我拦到了辆出租车,上了出租车后,我想起了刚才红鲤给我提醒的事情,找个人多的地方呆着。

  我就和出租车司机说了句去大研古镇。

  我不知道为啥自从那个给我弄钱的人缠上我后,我就特别容易遇到脏东西,不过想来人多的地方应该是安全的,至少可以冲一下那种阴气。

  到了大研古镇后,我又找了家客栈住下来了,因为刚才的惊吓,我整了半天才睡得着,好不容易睡过去后,又被电话给吵醒了。

  电话是大洋给我打的,我接起电话,大洋的声音就传过来了,“我师兄答应过来帮忙了,不过得过两天才能到,我是今天的飞机,晚上四点,你来机场接我。”

  我答应了后,就继续睡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我随便找了家饭店吃了点东西,就打的去机场接大洋了。

  这一次大洋似乎准备了特别多的东西,一个旅行包塞得满满的,见到我就直接把他那重的要死的包丢过来让我拿了。

  我本来就有求于他,只好帮他拿着包了。

  大洋一边走,一边皱着眉头开口说道,“这才一天没见,你身上的死气怎么这么重了。”

  我一听,心里也感觉不对劲起来,赶紧开口昨天遇到雨女的事情和他说了,不过并没有把红鲤的事情说出来,潜意识告诉我,红鲤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最后我编了个高人来救我。

  大洋听完我说的,也点了点头,“那人还算是有些道行,知道雨女怕盐,雨女这东西特麻烦,只要有水,就根本灭不了她,只有盐才能制得住她,对了,那雨女走的时候,伞有没有带走,要是没带走,咱们可以把那雨女伞给拿过来,那可是有大用处的。”

  我这才想起来昨天那雨女走的时候好像是打了一把大黑伞走的,就开口说道,“伞是拿走了,不过那伞有啥用?”

  大洋的表情就有些失落,不过还是和我解释起来,“雨女伞是淫邪和阴邪之物,如果有人打着雨女伞,他的头就会开始溃烂。”

  说完还说要是有这雨女伞,回头看谁不爽,就把那伞送给谁,一整一个准。

  我一听吓一跳,这些修道之人果然不能惹,随随便便弄个东西出来就能把人玩的生不如死。

  我们两个到了客栈后,大洋就开口问我啥时候去那个客栈看。

  我本来是想说等他那个师兄来了,稳妥点再去的,但我仔细想了想,自己根本不清楚自己还有多久可以活,现在的每一分钟都有可能是我最后的生命啊,我就说今天先休息一下,明天马上就去那客栈看。

  大洋倒是没啥意见,我们两个人又找了家小饭店里吃了点东西,喝了点酒,就回客栈休息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起来了,大洋背着个包和我一块离开了客栈,打车去了束河古镇。

  快递寄过来的地方是一个叫做悦来客栈的地方,我们在束河古镇里面找个好久,才在一个叫做拐柳巷的地方找到了那家悦来客栈。

  客栈的规模不大,而且看样子里面住的人也不多,看起来阴森森的,也难怪没啥人住。

  到了客栈门口,我就有些害怕,我转过头去看了眼大洋,开口问他咋办,要不要进来。

  大洋说都来到这了,干脆就进去得了。

  我们两个牙一咬,就进去了,刚进去,就见到一个挺漂亮的女孩儿一边骂着一边从里面走出来,嘴里念叨着神经病,哪有这么做生意的。

  我也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和大洋两个人走进去后,就看到一个穿着这边特色衣服的青年手里拿着一壶茶,躺在靠椅上,不知道念叨着什么。

  见到有人来了,就开口说道,“男人入住,日租金八百,女人给我摸一下屁股,免费入住。”

  我是明白了刚才那女孩儿为啥要骂人了,换做是我都要骂人了,啥规矩,这鬼地方一天竟然要八百。

  我咳了一下,开口说道,“这个,我们这次来是想要问点东西的。”

  “警察?”那青年赶紧坐起来,问了一句。

  “不是。”我开口说道。

  “那我不知道。”青年没好气的又躺回去了。

  反正现在有钱,我也不吝啬那点钱,我就从钱包里面数了一千块钱放在青年旁边的茶几上,开口说道,“只要你回答出这个问题,这钱就是你的。”

  那青年看到钱,表情果然不一样了,马上坐了起来,开口说道,“说吧,我肯定知无不言。”

  我就把我从老家带过来的快递单拿了出来,开口说道,“你仔细想想,这两天有没有人来让你帮忙寄快递,嗯,是寄往米城的快递。”

  “米城?我想想。”青年皱着眉头想了一下,就开口说道,“我想起来了,上星期,婆婆来找我寄过一次快递。”

  “婆婆?”我疑惑的开口问道。

  青年点了点头,“很好找的,龙门镖局你看过没?那旁边有个村子,你打的过去龙门镖局拍摄的地方,然后找当地人问问金婆婆,会有人带你去找的。”

  “……”我刚想说什么,青年就把茶几上的钱给放自己口袋了,开口说道,“我知道的事情就这么多了。这钱我肯定是不会给你退回去的。”

  我想了想,看了眼旁边的大洋,见到他点了点头,这才和他一块儿走出悦来客栈,走出来后,大洋也感觉有些不对劲起来,开口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有些不对劲。”

  “什么不对劲?”我赶紧开口询问道,说实话,这段日子都快把我整成惊弓之鸟了,一听到有人说不对劲,下意识的心跳就慢了半拍。

  “不知道,我总感觉刚才看到的那个年轻人有些不对劲,或者说,这次的事情都有些不对劲!”大洋皱着眉头,表情看起来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但又不太确定。

  我听大洋这么一说,心里也感觉有些不对劲起来,虽然说不出哪里不对劲,但还是开口说道,“怎么个说法。”

  大洋想了一会儿,开口说道,“我怀疑那快递就是有人从米城给你弄到家里的,你想想,快递这玩意儿空运肯定过安检啊,一过安检里面啥东西不得被照出来啊,以EMS的尿性,见了这么多钱,会把快递给你弄过来?想得美。而且那人既然想害你,怎么可能还会在快递上留下自己地址,现在寄快递根本不用填寄件人地址的好吧。”

  “你的意思是,一切的轨迹好像是让人算好的,那快递就是那人给算好的,目的就是把我们给引到这里来?”我愣了一下,开口说道。

  大洋开口说道,“不然你以为这世界上会有这么奇怪的店吗?照他刚才那么整,这店还有谁会住进来,这不是让自己破产吗?刚才我们看到的那个年轻人肯定有问题,我觉得他肯定是那人给安排的一个棋子,目的就是让你过来,把你引到那个叫金婆婆的人那去。”

  “回去找他问问!”我赶紧开口说道,带着大洋往客栈里面走去,进去后,里面哪有什么青年啊,空荡荡的,这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中年人,问我们是住店吗?

  我就问他是谁,他说他是这老板,我赶紧问他他们店里有没有一个年轻人。

  那老板摇了摇头,说这客栈里面就自己一个人,还有一个打扫客房的大婶。

  一听到这,我心里咯噔一下,大洋说的果然没错,那青年有问题!

上一页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如懿传 扶摇皇后 悟空传


阴间那些事儿 楚乔传 十宗罪 花间提壶方大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