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地

第三十章:两个版本-活人禁地

  我琢磨了半天,也没整清楚周小蛮这字条上的甲到底是个什么意思,甲在古代的意思好像就是一的意思,但这一又是什么鬼东西?

  我整了半天没整明白,转头想看看周小蛮为啥会这么和我说,但我转过去的时候,才发现周小蛮一直靠着墙壁睡觉,也没啥反应。

  我就纳闷了,这啥事啊,弄得我半明不白的。

  想了一会儿,我也想不通到底是啥意思,但看周小蛮偷偷摸摸给我的样子,这事情应该很急,我觉得回头可以找个时间偷偷的问下周小蛮这个甲字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不过虽然不明白这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我还是隐隐约约感觉到这甲字应该是和月经哥有关的,因为周小蛮给我这字的时候,正好是月经哥讲完故事的时候。

  我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自己的脑子乱极了,不过现在当务之急应该不会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而是应该担心高冷哥的安危。

  毕竟从月经哥的故事里面听得出来,那个红毛怪物绝对是一个特别恐怖的存在,连他和王小柳的师父都奈何不了,甚至他们的失踪还和那个红毛怪物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甚至我觉得后面王小柳和王开山之所以消失也是因为这个红毛怪物的原因。

  我就开口问月经哥,“对了,月经哥,高冷哥不会有啥事吧。”

  “高冷哥?”月经哥愣了下,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你是说金禅啊,还真别说,高冷哥这外号整的挺贴切。”

  我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怎么想这事情都和那红毛怪物有关系,而且刚才我们去门口的时候,我也闻到了血腥味,应该就是你师父说的鳝鱼血吧。”

  月经哥笑了笑,“放心好了,金禅这家伙命很大的,当初在西藏佛国的时候,那么危险的情况下他都能活下来,这红毛怪物应该奈何不了他。”

  “西藏佛国?”我开口问了一下。

  月经哥笑了笑,“以前的一个任务了,那次任务只有我们两个人活下来了,而且如果不是他最后时候救了我,恐怕你现在都看不到我了。”

  我点了点头,知道这应该是月经哥和高冷哥之间的一个故事,我这人虽然挺有好奇心的,但这时候显然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只希望高冷哥不会出事吧。

  不过既然月经哥说高冷哥应该不会出事,我觉得也不会有太大危险吧。

  我忽然想起来之前在迷雾沼泽的时候,高冷哥喝退那万千阴兵的场景,很难想像这样的人会有什么危险。

  结果一夜过去了,第二天直到天亮高冷哥都还没有回来,我开始慌了。

  月经哥的表情也有些不对劲,他深吸了一口气,开口说道,“看来事情有变化了,金禅可能危险了。”

  “那现在怎么办?”我有些慌张的开口说道。

  月经哥开口说道,“现在当务之急是你的事情,时间久了鬼仔佬的伤口愈合了,就不好捕捉了,先把你的事情给整了,然后我们一块去找金禅,这样吧,我看那小女娃也是学养鬼的,回头我把应该注意的地方都告诉她,捉鬼仔佬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两个了,我去解决鬼王。”

  我点了点头,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就答应了月经哥。

  这时候周小蛮也醒了,月经哥上去不知道对着周小蛮说了什么,总之我感觉周小蛮的表情很奇怪,似乎在戒备着月经哥一样。

  不过认真讲解的月经哥没注意到这一点,等月经哥讲完,就让我带周小蛮去那天见到鬼仔佬的那个竹林,他得马上去找鬼王了。

  天黑之前在这里见面。

  我点了点头,等月经哥走了后,我和周小蛮两个人也朝着外面走去,虽然感觉那红毛怪物挺危险的,但还是得硬着头皮去找鬼仔佬。

  走出去后,我连忙问周小蛮那个字条是什么意思,周小蛮瞪了我一眼,用眼神示意我不要说话,我也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连忙闭上了嘴巴。

  过了一会儿,我按照之前的记忆,走出了村子,和周小蛮一块找到了那个滑坡,下了滑坡后,周小蛮这才开口说道,“真是快被你给气死了,你说你这脑子是怎么长得,叫你傻大个还真没侮辱你。”

  我一听就不乐意了,“我咋了。”

  “那么简单的暗号都不知道,我给你的甲字,不就说的是你们那个月经哥说的东西都是假的吗?”周小蛮没好气的开口说道,“当时那种情况哪能写字啊,要不是我正好带了一张符箓上有甲字,我还真不知道怎么提醒你,还好他并没有注意到我,不然怎么可能会给我们单独相处的机会。”

  “你的意思是,月经哥有问题?”我无比疑惑的开口问了一下,然后皱着眉头开口说道,“没理由啊,他不可能有问题啊。”

  周小蛮开口说道,“如果不是我师父正好给我讲过当年的事情,估计我也会信他说的,但我就是清楚了当年的事情,才知道他说的是假的。”

  “当年的事情?你师父当年和月经哥一块儿来过八堡村?”我好奇的开口说道。

  “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那个月经哥说的王开山应该就是我师父了。”周小蛮开口说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这也太巧了吧,周小蛮的师父既然就是月经哥说的那个王开山?那也就是说这个故事有两个版本?

  一个是月经哥给我们说的,还有一个就是王开山给周小蛮说的。

  虽然周小蛮没多说,但我肯定清楚月经哥那个版本的故事应该和王开山说的有出入。

  一件同样的事情,却有两个有所出入的版本说法?

  我就开口说道,“你师父那个版本说的是什么版本?”

  周小蛮有些严肃的开口说道,“说你傻你还真的是傻,其实他刚开始说的时候我就已经醒了,后来我听到他越说越和当年的事情有所出入,我就想提醒你一下,这才起来提醒你的,难道你没听到他说话的漏洞吗?”

  “什么漏洞?”我还真的没听出来有什么漏洞。

  周小蛮开口说道,“当时一块出发的人里面,应该有四个年轻人。”

  “可照片上只有三个人啊!”我好奇的开口说道。

  “你傻啊,没听他说了一句话吗?他师父和我师父的师父,都是老古董,觉得照相会把自己的魂魄锁进去,平时连照片机都不会碰,你说,谁给他们拍的照片?”周小蛮看着我开口说道。

  我愣了一下,对啊,照片是谁拍的?

  也就是说,这个故事里面的年轻人应该是有四个了,我的逻辑一下子就通了,之前觉得月经哥一个人离开也有了答案,他自然不可能会在那时候单独离开,不过如果还有一个人陪着他的话,那就不一定了。

  但是他为什么要给我隐瞒那一个人的事情呢?那个人到底是谁?

  忽然我的脑子里灵光一闪,那个被月经哥隐瞒了的人应该是之前在义庄里面,那个和我长得很像的人吧!

  这时候周小蛮也开口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那个月经哥应该就是我师父故事里面的那个杨羽了。”

  “对,没错,月经哥就叫杨羽。”我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周小蛮开口说道,“那么我已经差不多清楚了,他为什么要隐瞒那个人了,你想知道当年那个故事真正的版本吗?”

  “什么?”我赶紧开口询问道。

  接下来周小蛮给我讲了她师父和她说的那个版本,听完后,我愣在原地,半天没晃过神来。

  是被吓到的。

上一页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如懿传 扶摇皇后 悟空传


阴间那些事儿 楚乔传 十宗罪 花间提壶方大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