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地

第二十六章:活人豢鬼地-活人禁地

  其实以道上的规矩来算的话月经哥并不是道士,也不是术士,因为他并没有获得他师父的道统,要认真算起来的话,也就仅仅只是一个道童罢了,当然,虽然他只能算是没有道统的道童,但还是在一些熟人的介绍下给国家机关处理了几件国内的灵异事件,也拿到了一些不菲的酬劳。

  不过前几年月经哥就退出这一行了,做帮自己故乡的人做点散事维持收入,毕竟太危险了,这一次如果不是你的原因,月经哥是根本不会再来八堡村的。

  月经哥的师父是散修,专精茅山的豢养小鬼,所以月经哥对此也耳濡目染,茅山养鬼有分很多种类,如五鬼,情鬼,财鬼,八翁,灵童,守园鬼等等。

  其中有很多连月经哥都没看过,甚至存在不存在都是一种问题,所以月经哥也就没和我多说了。

  从月经哥的口中得知,养小鬼也并不是我所想的那样,都是邪恶的,危险的,请神容易送神难什么的,小鬼和其他不一样,只要你心诚,那么它自然也会以诚相待,这叫心诚则灵,如果你抱着什么不正当的邪心,那受反噬也是自然的。

  那年月经哥和他师父之所以会去四川,是因为有个雇主出了天价让月经哥的师父帮忙找个地方,当然,如果那时候月经哥和师父两个人若是知道要找的地方这么危险,当时肯定不会收那钱,就算收了,也不会就只收一百二十万。

  月经哥和他师父是先去的成都。

  说起成都,没来过的人可能不知道,这边不像其他地方那样,这里遍地都是茶楼,棋牌室,即使73那年国民普遍较穷,但是茶楼这东西还是很多。

  那时候月经哥和他师父就是在一家古香古色的茶楼里面见到的雇主,那人穿着一件棕红色的唐装,听月经哥说,那人是当地哥老会的一个大头目,总而言之就是一个钱多人傻爱装逼的人。

  客气了一番后,雇主就开始给月经哥他们讲自己的故事。

  雇主的祖宅就是洪雅的八堡村,不过在大饥荒的时候,全家跑到成都市区了,后来想回去的时候,发现八堡村找不到了,这次请月经哥他师父来,就是想借着月经哥他师父那一手探龙脉的功夫,找到八堡村。

  当时月经哥他师父以为是一单报酬多,难度低的任务,也就接下来了。

  用月经哥的话来说,当时真的是日了狗了。

  不过月经哥他师父是一个谨慎的人,在接下单子后,还是没有一个人选择出发,而是找了个好朋友,从月经哥的口中得知,他师父的这个好朋友可了不得。

  当初在重庆警察局418密封档案,就是他给一手解决的。

  月经哥他师父朋友来的时候还带了一男一女两个人,那两个都是他的徒弟。

  当时月经哥他师父在和他朋友说出这次要去的地方后,他师父的那个朋友拿出张地图,在地图上看了好久,标记了好多东西后,这才摸着胡子说这趟生意不好做。

  那时候月经哥的性格和现在的我差不了多少,都是那种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类型,就问那人说怎么不好做了。

  那人解释了半天,总之就是那块地方阴气太重了,容易被人给利用起来,只要改一下风水,那就是一块最完美的活人豢鬼地。

  月经哥连忙问啥是活人豢鬼地啊,那人却不说话了,总之就是一副很忌讳的样子,而月经哥的师父在听到活人豢鬼这几个字的时候脸色也不太好看。

  最后两个老家伙跑到一个房间里面商量去了,月经哥则和那人的两个徒弟熟络了起来。

  毕竟学的都是玄学,而且也都是一样年龄的人。

  在听到这的时候,说实话,我已经感觉有些不对劲了,以月经哥的口吻来说,当时就算没有二十岁,十六七岁也肯定是有了,73年距离现在也有四十年了,也就是说,月经哥哥现在最少也是五十岁出头了。

  可是月经哥现在的脸看起来的确是和我差不多年龄啊!

  就算是养生,也没有这么夸张吧!

  不过我也没多想这个,毕竟我连死了四十年还没腐烂的尸体都见过,月经哥这五十多岁长得和二十多岁一样其实也没啥。

  那人的两个徒弟是兄妹,哥哥叫王开山,妹妹叫王小柳,在说到王小柳的时候,月经哥的表情有些柔和,我能够看得出来,月经哥很喜欢那个叫王小柳的女人。

  当时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虽然王小柳的师父说这次要找的地方很危险,但月经哥他们却一点儿也不害怕,毕竟他们那会儿都还没出山,平时老学一些什么咒语啊,画符啊,早就厌烦了。

  换一种说法就是学化学的人,一天到晚老是学理论,终于有实践的一天了,说不激动简直是假的。

  反正听月经哥说,那天晚上,月经哥激动的一晚上没睡着。

  一个是因为要去实践,另外一个就是王小柳,他确定自己真的是爱上王小柳了。

  第二天,大清早,月经哥就起床了,他刚起床就去王开山兄妹那房间叫他们一块儿吃早餐了,成都的早餐其实没啥好吃的,总之就是面,满大街的辣子面。

  月经哥是四川人,自然不怕这个,不过王开山兄妹是广东人,平时不吃辣的,当时吃的满头大汗,边吃边咳嗽。

  这让月经哥这个本地人感觉倍有面子。

  总之那天早上月经哥带着王开山兄妹逛了很多地方,而且过程中还很烂俗的表现自己,就算是个傻子都看得出来他对王小柳有意思。

  不过王小柳对月经哥的殷勤却一直没啥反映,这让月经哥特别忧郁,都可以写一本《少年月经哥之烦恼》了。

  差不多到了下午,月经哥的师父和王小柳的师父这才从屋子里面出来,脸上都有一些疲倦,显然是熬了一夜没睡觉。

  他们把月经哥三人都叫到房间里面,这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他们觉得这八堡村之所以会消失,绝对是有人用了活人豢鬼的方法,将整个八堡村里面村民的生魂给抽出来,做出一个阵法,用这些生魂来源源不断的吸收煞气,用来养一只鬼王。

  所以这次去八堡村并不是单纯的摸龙脉找村子这么简单,很有可能得和那个养鬼王的人斗一次法,非常的危险,希望他们几个人别去。

  先不说王开山和王小柳了,月经哥哪里会肯,他可想在王小柳的面前好好表现一番啊,所以当时就说自己肯定要去,学了这么多年的玄学可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

  年轻人都有种不服输的精神,见月经哥都不怕了,王开山哪里肯,马上就答应了,王小柳见自己哥哥答应了,也同意了。

  说到这,月经哥有些懊悔的抱住了自己的脑袋,低声咽哽道,“当时我不应该那么冲动的,如果不是我,他们也不会想去的,这样的话,后面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后面什么事?”我看月经哥的神情有些激动,连忙开口询问道。

  月经哥深吸了一口气,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张黑白老照片,照片上面有着三个人,两男一女,我一眼就看出来其中的一个男的就是缩小版的月经哥,照片里的月经哥看起来很年轻,十五六岁左右,脸上带着呆滞的笑容。

  而那个王开山看起来则是文质彬彬的文化人模样,至于王小柳,我发现她的脸不知道被谁给抠了,模糊的一片,根本看不清到底长什么样。

  但从轮廓上还依稀可以看出来,的确是个大美人。

上一页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如懿传 扶摇皇后 悟空传


阴间那些事儿 楚乔传 十宗罪 花间提壶方大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