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地

第五章:夜-活人禁地

  这回我没开口问月经哥口中的这六个人是什么意思,因为我很清楚,他说的就是这一队人死亡的人数,说实话,这时候我真的想要上去提醒一下他们这一次去的很危险,但想起刚才月经哥说的话,我这想要站起来的冲动又弱了不少。

  这时候那个之前说话的胖子笑了笑,嘲讽着说道,“真是孬种,早知道自己胆子小,当初干嘛要选择来。”

  “师国庆,你他妈的想打架是吗?”王学兵有些生气的站了起来。

  “打就打,我还怕你不成?”师国庆有些挑衅的开口说道。

  看到这,我就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他们的神经绷得太紧了,与其说这是在争吵,还不如说他们是在发泄自己内心的恐惧。

  这时候那个带头的开口说道,“学兵,你也别和国庆吵了,女生这边必须要留一个人下来照顾,万一我们出了事情,你就带着她们走。”

  我知道那个带头的就是在忌惮我们一群人,怕我们在他们走后对他们队伍里面的那些女生下手,毕竟那四个女生长得都挺不错的。

  但我听了这句话却感觉有些想笑,这些大学生,明知道有危险还要上去,也不知道是愚蠢还是勇敢。

  总之经过一段争吵后,他们也就确定了,六个人出去,剩下来的五个人在这里保管着东西。

  这群大学生还挺有钱的,电脑带了三台,摄像机带了七台,那些出去的人一个人带了一台摄像机出去,而剩下来的人则是打开点开,我看到电脑页面上显示了那几台摄像机的画面,显然他们是想要拍到一些灵异画面。

  这时候再看着那六个人,就有种为艺术献身的感觉。

  犹豫了一会儿后,我也终于忍不住了,想要站起来告诉他们外面很危险,但就在我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却感觉到一股冰冷的视线投在我的背后,好像有人在看着我,警告我不要多事。

  我转过头去,看到高冷哥正瞅着我,心里也清楚他的意思,不要多事。

  我深吸了一口气,最后还是没有告诉他们,既然他们明知道外面有危险还要出去,就说明他们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了,他们自己找死,又不怪我。

  这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晚了,随着太阳的落下,周围的迷雾也都开始淡下去了,一些景色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虽然这地方有些诡异,不过不得不说,深山老林的景色还是很不错的。

  在太阳落下来后,那群人也都各自扛着摄像机出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在他们扛着摄像机出去后,我看到那个王学兵的嘴角挂上了一丝冷笑,但等我再仔细去看的时候,那丝冷笑却消失了,有的只是一种含着愤怒散发不出来的情绪。

  “大家好,我是林枫,如大家所见,这里是传说中的八堡村外面的山谷,听说这里晚上会有阴兵过道,我们成都大学灵异研究社也已经准备好一探究竟了!”我可以看到电脑屏幕上那个带头的男生对着镜头笑着说了一句,然后将镜头转向前方。

  我可以看到夜色中的山林带着一丝诡异的气氛,竟然有一种让人望而止步的恐怖!

  这时候月经哥冷笑了一声,开口说道,“真是找死。”

  我回过头看了一眼高冷哥,开口说道,“刚才为什么不让我去阻止他们,这可是六条活生生的人命啊。”

  “那关我们什么事,他们想要找死是他们的事情,我们管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高冷哥有些慵懒的解释了一句,继续闭上眼睛装死人。

  见我和高冷哥快要吵起来了,月经哥连忙开口说道,“这次的事情还真不怪金禅,首先,我们道门中人并不是什么侠士,路见不平就要拔刀相助,我们讲究的是因果,如果是善因还好一些,要是恶因,那便会结出恶果,这群人怎么看都有问题,贸然出手,只会结下恶因,你要知道这次你来这里的主要原因是救自己,连你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想救人?”

  我刚想要开口解释什么,但很快就选择了闭嘴,因为我发现的确如此,我根本没有什么作用,在这种情况下有作用的只有高冷哥和月经哥,他们不想去帮人,就算我想要去,也没用。

  这时候月经哥又接着开口说道,“更何况看他们的样子,你以为你劝解一下就会听你的?那那个叫王学兵的家伙就不会是现在这种下场了,与其做了而得罪那暗地里的蛊术大能,还不如卖个好。”

  虽然月经哥说的有理有据,但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去送死,自己却在一边看着,我这心里就怪不是滋味的。

  “有时间去管别人,不如管管自己,你脚上的伤确定已经好了吗?不影响明天我们的行程?”高冷哥说完这句话就把自己的头撇到一边,似乎再也不想和我说话了一样。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的腿上也有伤,赶紧把靴子脱了,因为今天赶了一天的路,脚上全是汗,等我把脚从靴子里面拔出来的时候,看到裹着我脚的纱布都已经被汗水打湿了。

  我一圈圈的将纱布从自己的脚上给解下来,就看到纱布的底端都已经快和我的脚黏在一块了,伤口那个地方虽然撒了消炎药,但还是化脓了,让我都不敢把纱布给撕下来了。

  月经哥一看我这一样,一手抓住我手里拿着的纱布,开口说道,“我数到三,就扯掉,你做好准备了。”

  我点了点头,结果月经哥数到一,直接用力把我脚上的纱布给扯掉了,疼的我龇牙咧嘴的,而月经哥这时候也看着我脚上的伤痕,皱了皱眉头,开口说道,“有点严重了,我只能撒点特效药,明天能不能起来走路还是得看你自己的恢复能力了。”

  说完月经哥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瓶子,这和之前给我上药的瓶子又不一样,显然里面装的药不一样,月经哥拿出一瓶矿泉水,冲洗了一下我化脓的地方,这就已经让我有些受不了了。

  但很快,他又把那所谓的特效药洒在我的伤口上,那是一种红色的药粉,刚一撒上来,我就疼得欲生欲死,要不是看这破庙里面还有几个女生,我非得叫出声来不可。

  等给我上完药后,月经哥这才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成了,等过了晚上,应该能好的七七八八了,明天咱们休息到中午再上路,时间上来说还是挺充裕的。”

  我知道月经哥是为了我脚上的伤还缓和了下时间,心里也有些感激。

  这时候月经哥站起来开口说道,“我处理一下,你们先休息吧,明天咱们再上路。”

  说完月经哥又从另外一个兜兜里面拿出一个黑色的瓶子,在他拿出这个瓶子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他的脸上带着一丝肉痛,而一直闭着眼睛的高冷哥这时候也有些错愕的看着月经哥,显然没想到月经哥竟然会拿这东西出来。

  月经哥一边念叨着亏了亏了亏了,一边在我们的四周撒上这些黑色的药粉,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在月经哥撒这些药粉的时候,我感觉到一股无比阴冷的目光在我背后扫视着我们。

  我转过头去一看,又没看到什么人在盯着我们,在那个地方只有那几个一直盯着屏幕的大学生而已。

  难道是我的错觉?没理由啊,我是真的感觉到刚才有人盯着我们啊!

上一页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页

推荐:如懿传 扶摇皇后 悟空传


阴间那些事儿 楚乔传 十宗罪 花间提壶方大厨